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血染梅林】(下)
章节列表
第八章【血染梅林】(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星辰走的时候谁也没有说,和蓝儿刚一出城主府,便被白羽,法兰西,瓦特,尼奥追上了。谁也没有多说话,耽搁一分钟,梅林镇说不定就多死一个人。

五千城防军可不是说走就能走的,梅林镇那边一刻也不能等,随时都会镇破人亡,来到城门口,法兰西凭借少城主的身份轻易弄来十匹马,一人两匹,星辰蓝儿共乘一匹,中途换马不换人,马不停蹄连夜赶忙梅林镇。

星辰更是心急如焚,以他和蓝儿全力奔跑的速度比战马还快,只是持久力没战马久,还好有两匹马轮换奔跑,令速度快了不少。就这样,到第三天早上离梅林镇已经不远了。

远远就听到了魔兽的吼叫声和人类的喊杀声。翻过最后一道山坡,几个人不由大吃一惊,远远望去,黑压压一片,全是魔兽,把梅林镇围了个水泄不通,梅林镇暂时还没有被攻破,星辰轻出一口气。

白羽冷冰冰道:“魔兽太多,冲,不要停,一直冲,梅林镇。”

星辰点点头,这么多魔兽一下子是杀不完的,只能先冲进梅林镇守住梅林镇等待科比城城防军的支援。

而对这么多的魔兽大军,跨下几匹战马竟然不受大家控制,不敢继续前行,几个人只好下马步行。

“星辰,前面,我,法兰西,两侧,瓦特,尼奥断后。呈三角形,一直冲。”白羽的话和他的人一样冷冰冰的。

“那蓝儿呢?”法兰西有些担心蓝儿。

星辰从后背拨出无名重剑,头也不回道:“不用管蓝儿,你们照顾好你们自已。”到了现在就是想隐藏实力也隐瞒不住了。

星辰在前,其他人紧跟其后,一行人像切大饼迅速切开一个口子,向梅林镇冲去。幸好这些只是低级魔兽,星辰的无名重剑,劈、砍、挑、刺。一下一个,这些魔兽根本挡不住星辰的攻击,沾上死挨上亡,白羽的右手腕虽然受了伤,手腕不能太用力,这一点白羽早想到了,来时特意找了一杆骑士长枪,出招又狠又准,对会这些低级魔兽,比短剑使起来还要顺手,两米之内,魔兽都近不了身,法兰西,瓦特,尼奥虽然没有白羽和星辰强,但对会这些低级魔兽也不在话下。

在惊叹星辰的实力之后,更令法兰西掉眼镜的是蓝儿,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屁孩,根本就用不着他们照顾,不知从哪弄来一把比他自已还要高的长剑,尤其是蓝儿的速度,身法之快,令人难已想像,在魔兽大军中一会进一会出,如入无人之境,蓝儿所到之处,那些魔兽竟不战而退,眼中十分恐惧,似乎很害怕蓝儿,发现这一点的星辰干脆让蓝儿接替他的位置,行进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不少。

就连一向对什么事都不上心的白羽眼中都露出惊奇的目光。

梅林镇,老年哈伯手提长剑显示出早年当过佣兵的经验,跟着他的突击队员分成三组,三组突击队呈崎角之势可以相互配合支援,在哈克尔走的这两天,老年哈伯显示出来惊人的领导力和应变能力,让手持简易盾牌的青年一排排蹲在地上,组成一道人墙,手持弓箭的猎户分为三轮,轮换射箭,伤兵不能走动的全部安排制做箭羽。

梅林镇四面每方都有两支突击队随时待命,一根根削尖了的粗木桩,摆放的整整齐齐,四支抢修队,随时被住被魔兽大军撕开的缺口,包括后勤,对全镇镇民的士气,信心,老年哈伯在短短两天时间内把梅林镇普通的镇民竟然**成一支军队,老年哈伯严然就是这支军队的将军。

昨天夜里老年哈伯更是做出了一个令后世人,甚至著名大陆军事家都惊叹不已的决定,在镇长奥斯的协助下,奥斯现在完全成了老年哈伯的副手,将镇上几百头耕牛全部集中到一起,在牛角上绑上了抹满剧毒的尖刀,尖刀不够就绑上削尖的竹筒,在牛两侧绑上两根前面削的尖尖的木棍,一样都抹上的剧毒,在牛尾巴上绑上一串鞭炮,用黑布蒙上牛的眼睛在牛身上撒了一种白色的粉沫。

“毒牛阵!”被后世称为“草根将军”的老年哈伯一声令下,鞭炮齐燃,“劈哩啪啦!”受到惊吓的牛群,一路狂奔冲向魔兽群,这些只有一级,二级实力的魔兽,论身体还比不上牛强壮呢,几百头牛齐冲的威力,绝对比同等数量的正规军威力还大,由于眼睛被黑而蒙上,什么也看不到的牛在魔兽大军里面横冲直撞,魔兽的利爪对牛根本不足已一击致命,受到伤害的牛群更加疯狂了。

牛身上绑的那些尖刀木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那些魔兽只要受到伤害,光是剧毒就足以致命,魔兽大军的阵形马上就乱套了,魔兽被血也激起了兽性,死命攻击毒牛阵,虽然这些牛最终全部被魔兽杀死,但魔兽的代价也是非常的巨大,可以说这次“毒牛阵”用的非常成功,魔兽大军只这一次便死了近两千头。大大减轻了梅林阵的压力。

老年哈伯,在这一刻并没有丝毫放松,非常冷静,把牛群放出去的同时令镇民马上加固城墙,在城墙外围把两头削尖的粗桩插在地上,露出地面的木桩尖上抹上毒药,这一天老年哈伯彻底颠覆了自已在镇民心中的形像,宛若一名大将军有条不絮下发着一道一道命令。

甚至还下了一道令后世军事家都颇有争议的命令,令所有被魔兽杀死镇民的尸体一律不准掩埋,把这些尸体集中放到一起,在尸体上撒上一层白色的粉沫,等魔兽大军再一次发动进攻时将这些尸体全部扔出去。

这些低级魔兽根一就没有智慧,扑上去就是一阵撕咬,对它他来说,人类的尸体可是一顿美餐,这种白色的粉沫并不是什么毒药,而是一种能令生物兴奋的药物,罗兰帝国民间流行一种斗牛的活动,只要给牛喂上一点这种白色的粉沫,它们就能发挥出平时两倍的力量,完全发狂,极具攻击性。

魔兽哪里知道这些,吃了尸体的魔兽不一会儿就完全发狂了,不分敌我,疯狂攻击周围一切会活动的生物,自相残杀起来,一些即使没有吃尸体的魔兽受到攻击后在混乱中狂性大发,和其它魔兽撕杀起来。这个时候老年哈伯严令突击队攻击,只让猎户躲在后面远远用箭猎杀。

唯一比较遗憾的是,这种药粉的药效时间太短,即使是这样魔兽也死伤不少,前面的魔兽自相残杀也影响后面的魔兽大军,渐渐清醒过来的魔兽在高级魔兽的指挥下又一次冲向梅林镇,还没冲到城墙前便被城墙前的尖桩扎在脚上,摔倒在地,后面的魔兽的根本不管前面魔兽的死活,疯狂往前冲,前面的魔兽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死伤魔兽的尸体渐渐铺平了道路。

如同洪水般的魔兽大军又一次冲到了城墙前,老年哈伯不慌不忙,手中令旗一挥,盛成百上千的箭羽射向魔兽大军,这些箭羽可不是普通的箭,每根箭羽前面都带有一个黑色水袋,三轮过后,猎户又换上了火箭,火箭所到之处,一片大火轰然而起。

前三轮箭上的黑色水袋,里面装的全部是油,顿时梅林镇外围燃起一道火墙,魔兽怕火,特别是这些低级魔兽,火墙外面的魔兽不管高级魔兽如何催促,就是不敢穿过火墙。早已准备好的突击队马上便冲了出去,利用长枪远距离将火墙里面的魔兽杀死,一击得手马上退回梅林镇。

这一系列的命令完全不像出自一个普通老者的口,甚至让后世一些久经沙场的将军也自愧不如。

一阵风刮来,一个临时搭建的指挥台上,老年哈伯一个没站稳,差点从指挥台上摔下来,幸好站在旁边的镇长奥斯及时扶住了老年哈伯,老年哈伯太累了,加上好几天都没休息,身体有些吃不消。

“镇长,哈克尔走了几天了?”老年哈伯虚弱地问道。

“四天了吧!援军应该快到了”其实奥斯一点底都没有,科比城离梅林镇太远了,即使哈克尔及时报告这里的情况,科比城城主调城防军也要一定的时间,再者城防军大部份都是步兵,即使是急行军四天也是赶不过来的。

“哈伯!这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梅林镇早就完了,我代表全镇镇民为我们以前对不住你的地方向你道歉,对不起!”镇长奥斯向老年哈伯深深鞠了一躬。

老年哈伯赶紧躲到一边,不敢爱此大礼:“镇长!使不得,使不得,我哈伯只是个糟老头了,要不是梅林镇你们能收留我,我就早埋骨荒山了,在我临死之前能为梅林镇做点事是应该的。”老年哈伯停顿了一下道:“我观察了一下,今天的魔兽大军数量并没有增加,我想这些都是附近亚历山大山脉的低级魔兽,攻击力并不强,所以我们才能守到现在。”

“不过!今天我发现了不少三级魔兽,刚才我好像还看到了四级魔兽,情况可是不太妙啊!虽然魔兽数量减少了,可是魔兽的整体实力比以前还要强,我们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镇里伤亡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如果援军再不来,梅林镇就完了。”老年哈伯痛心道。他实在是有心无力,如果下面的镇民是正规军队,老年哈伯绝对有信心消灭眼前的魔兽大军,只可惜这些都是普通镇民,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虽然老年哈伯的指挥能力非同一般却也因为实力相并太大,回天无术。

增加了不少三级魔兽的魔兽大军实力猛增,镇民们拼死抵抗,战争进入白热化的阶段,一只四级魔兽凭着坚硬的兽皮超越一般魔兽的防御力,冲上城墙头,马上有几个手持武器的镇民冲了上去,可是四级魔兽对于这些普通镇民来说相当的强大,一剑砍上去只能在魔兽身上留下一道白印,魔兽根本就不惧这些普通人的攻击。

四有魔兽每攻击一次就有一个人倒下,四级魔兽已经稍微有一定的智慧,杀死阻拦它的镇民后竟然向前手持弓箭的猎户冲过去,与在梅林镇几乎全靠这些猎户利用带毒的箭射魔兽,早有反应过来的猎户搭箭射向这头四级魔兽。

“啪啪!”箭射在魔兽身上竟然射不穿魔兽的兽皮,连个伤口都没有。

绝不能让魔兽冲到猎户人群中,几个年青的猎户冲了上去,这些猎户平时打猎也就只能打一些一级二级的魔兽,还大部份都是用陷井,并不擅长近身攻击,几个年青人瞬间便只剩下一只人。

年青的猎户,瞅准机会一下子跳到魔兽的背上,手持毒箭对准魔兽的眼睛刺去,四级魔兽对于普通的猎户来说,眼睛是它唯一的弱点,疼痛的魔兽跳起来带着年青的猎户惨叫一声跳下城墙,转眼淹没在庞大的魔兽大军里面。

“石头!”后面一个年轻的姑娘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他们才刚刚结婚没多久,并且石头已经是快要做父亲的人了。

“操你妈的魔兽,啊!啊!来吧,去死吧!”亲眼目睹如此惨状的其他猎户同个个疯狂起来,小石头和他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小石头马上就要当父亲了,可是现在。

如果梅林镇破了他们一个都活不成,反正都是死,年轻人骨子里的血性完全被激发出来,一个个都红了眼。

战斗越来惨酷,这一夜是梅林镇伤亡最多的一天,只这一晚就伤亡了近千人,形势对梅林镇越来越不利,老年哈伯也越来越难指挥,有部份人已经失去了固守下去的信心,闭目等死了。

黑暗过去了,黎明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