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身世之迷】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身世之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梅林镇一片狼藉,梅林镇加上从其他两个村逃过来的人一共有一万多人,这一次就死了两千多人,受重伤的有八百多人,轻伤的不计其数,这些死伤的大都是青壮年,全镇的劳力一下子几乎就没了一半,留下无数孩儿寡妇,毁坏房屋三千多间,一千多户,损失的财产根本没法计算.

看着这些数据,镇长奥斯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多岁,瘫倒在椅子上,再也没站起来.

坐在一旁边的老年哈伯睡了一夜精神好多了,但愿还是掩饰不住眼角的疲惫:“镇长,现在要看你的了,如今全镇镇民死气沉沉,悲伤不已,我听说有两上刚刚死去丈夫的新婚女子自杀了,再这样下去,我怕会越来越严重,你是镇长,你要去安抚一下镇民。”

“我不去!我不去,要去你去!现在的你比我的威望还高!”镇长奥斯咆哮起来,他不是忌妒老年哈伯抢了他的风头,而是他不敢面对梅林镇的全镇镇民,他实在不敢看镇民的眼睛,心里充满了内疚感,因为他是镇长,他是梅林镇的镇长,镇长这个担子因为这次事件一下子把他压垮了,每当他一闭眼,眼前就会现一幕幕镇民被屠杀的场面,有的被魔兽咬断了脖子,有的被魔兽撕开的胸膛有的…………。这种精神上的的折磨令奥斯痛不欲生。

“镇长,你是一镇之长……。”老年哈伯坚持道。在这时候的确需要一个领袖带领大家走出死亡的阴影,镇长奥斯是唯一的人选,老年哈伯知道自已并不合适,虽然这次他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但正是因为他的冷净,做出了一些让梅林镇镇民十分不愿,甚至痛苦的事情,所以老年哈伯不适合这个时候出现在镇民面前。

星巴克虽然是一个七级灵兽骑士,让他打仗可以,这种事情他可做不来,再说梅林镇对他还是很陌生的。

关键时候城主赫曼带着哈克尔和一些护卫队,亲自赶了过来,镇长奥斯一看到城主赫曼,一下子跪在赫曼面前痛哭失声:“城主,奥斯该死,奥斯没用。”

赫曼轻轻拍了拍奥斯的肩膀将他扶起来:“奥斯!老伙计,我知道,你尽力了,这次你立下了大功。”

奥斯死活不肯起来:“城主,我没保护好梅林镇,你罚我吧,把我镇长的职务撤了吧!”奥斯彻底倒下了。

“老伙计,你累了,好好休息下吧!,哈克尔快扶你爹下去休息。”

赫曼摇头不已,他和奥斯是多年的老伙计了,非常了解奥斯的性格,奥斯这人很怪强,就是喜欢什么事都往自已身上扛,这一次相反奥斯做的非常好,发现老年哈伯有能力,马上把哈伯提起来,自已情愿当副手,这种胸襟有几个人能比的上,战斗还没结束前还能凭着誓死保卫梅林镇的信念支撑下去,现在梅林镇安全了,支撑奥斯的信念也没了,奥斯倒下了。

这个战后安抚大家的担子赫曼挑了起来,一边派人回科比城运来物资,一边挨家挨户安抚大家。

一个情绪失控的镇民抓住赫曼的衣领朝赫曼脸上打去,赫曼可是一名武者,虽然不高但对付一个普能镇民,是轻易而举的事,他没有躲,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赫曼脸上。

赫曼的鼻子流出了鲜血,轻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应该早点派人过来,是我的错,请你狠狠的打我吧!”赫曼挥手止住了上前的卫兵,因为他知道镇民要发泄,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

狠狠打了赫曼一巴掌的镇民这才明白过来,这可是城主,赫曼城主可是一个好城主,从来不乱加赋税,自已竟然打了城主一耳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嚎啕大哭。

赫曼亲自把镇民扶起来:“不要悲伤,放心,只要有我赫曼吃的,绝不会让大家饿肚子,大家一天没有地方住,我就一天不回科比城,我赫曼以尼古拉家族的名誉起誓,一定能帮大家重建家园,请大家相信我。”

周围的镇民都围了上来,赫曼趁热打铁,站到指挥台上高声喝道:“梅林镇的镇民们,我是科比城的城主,赫曼,现在首先我向大家道歉,我们来迟了,请你们原谅我,现在我们为保卫梅林镇死去的勇士们默哀三分钟。”赫曼率先低下了头。

三分钟过后,赫曼接着道:“乡亲们,你们都是梅林镇的英雄,没有你们就没有梅林镇,没有你们说不定科比城也会受到攻击,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梅林镇三年不用交任何税务,所有这次死去勇士的家属,都以罗兰帝国正规士兵的家属对待,所有死去的勇士的孩子,科比城将一直抚养直成年,你们的家园,由科比城负责重建,建好之后,将有八百正规军保护梅林镇,所有费用由科比城承担。请大家记住刚才我说的话,相互传达一下,还有一些详细的情况,请容我们商议一下,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相信我赫曼,相信死去的勇士,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赫曼当场下令连派几批士兵和科比城传达他的命令,令科比城所有的木匠,泥水匠,等人立刻赶往梅林镇,令所有的建筑商,将手里面库存的物资以最快的速度运来梅林镇,并以科比城城主赫曼的名义号召科比城所有居民向梅林镇捐款捐物。

随后赫曼就在梅林镇住下了,梅林镇正以一天比一天快的速度重建。美好的明天就在眼前,天上闪闪的星星好像死去勇士们的眼睛关注着梅林镇,时刻保护着梅林镇。

………………

一个月后,梅林镇的灾后重建工作正有条不絮地进行着,有城主赫曼的亲自督阵,没有人敢偷懒,那些建筑商谁也不敢偷工减料,城主赫曼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梅林梅了。

家里也没什么人,十六岁的星辰正是出来闯荡的时候,反正爹和娘要二年后才会回来,趁这两年时间星辰打算到处看看,顺便到大城市问一下‘药经参林’到底是什么地方。

老年哈伯一听星辰要出去历练,就给星辰出主意,不如建个佣兵团,顺便还能赚点外快,以星辰现在的实力只有不去特别危险的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事。星辰从小深受老年哈伯的影响,早就对佣兵这个职业向往以久了,两个人一拍即合,老年哈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还有三级武者的实力,要不是一些佣兵团嫌弃他年龄大,老年哈伯早就跟着别的佣兵团跑了。

和城主赫曼起身一起赶往科比城。

等星辰走后,镇长奥斯才发现,家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大布袋,布袋里全是金光闪闪的金币,足足有上万枚,和一封星辰的留言,大意是说如果修和兰儿回来了,星辰还没回来就帮忙转告一声凡说自已出去历练一下,过两年就回来了,这些金币就全部留给梅林镇。

不可否认,星辰很贪财,这是无须置疑的,甚至为了钱财还会耍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没有人知道星辰为什么会这么贪财,后世很多学者都看不清星辰这个人,做为一个强者,却没有一点强者的样子,钱财对一般的强者来说,只是一堆狗屎,而星辰贪财的本性甚至超过了最贪财的龙族。这令后来的学者十分不解。

进了科比城被城主赫曼热情请到城主府,城主赫曼请来科比城几乎所有的知名人物来给几个小英雄庆功。

宴席上欢声笑语,十六岁的七级武者,整个科比城也只有星巴克有七级的实力,在星巴克的口气中星辰甚至比他还要强。在座的众人对星辰无不感到惊讶,恭敬有加,生怕怠慢了这位科比城第一强者。

白羽冷若冰霜,星辰甚至怀疑把一个脱光光的女子放到他面前估计白羽也不会动容,果然,后来终于证实了星辰这时的猜想。

城主赫曼对白羽特别关心,关心的甚至有点过了头,不住地帮白羽夹菜,这一幕却被城主夫人梅里斯看在眼里,脸色微微一变,匆匆放下餐具,说自已有些不舒服,回房睡觉,白羽好像查觉到了什么,拒绝了赫曼继续为他夹菜,赫曼还以为是白羽不好意思,根本没发现梅里斯的异常。

…………

深夜,科比城城主赫曼房间里却是硝烟迷漫。

“你说!你为什么对白羽这么好?我怎么没听说过咱们有这么一个亲戚?他身上的那块玉佩为什么和法兰西身上的刚好是一对,你说啊!?”梅里斯朝赫曼吼道,也不怪梅里斯起疑心,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自从白羽来到他们家以后,赫曼对白羽太好了,每次梅里斯问赫曼白羽是什么人,赫曼只说是亲戚,具体是什么亲戚又说不出来。

一开始,白羽来的时候,每天都不说话,和法兰西根本相处不到一块,每次和法兰西发生矛盾里,赫曼总是护着白羽,连法兰西都有意见了。

“对白羽好怎么了?他是我们的亲戚我对他好有什么不对。”赫曼也恼怒了,这个问题梅里斯问了好多次了。

“亲戚?什么亲戚?你倒是说啊,他们家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梅里斯冷笑一声:“今天非把这件事说清楚不可。”

“有什么好说的,亲戚就是亲戚。就是亲戚关系。”赫曼的反驳没有一点说服力。

梅里斯冷笑道:“哼,说不出来了吧!要不我替你说吧!别以为我不知道,白羽他是不是你的私生子,要不然他的玉佩怎么和法兰西的刚好是一结,我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那玉佩是祖上传下来的,本来是一对的,你却只有一块,那是我问你,你说你弄丢了,哈哈,现在怎么会在白羽身上?”

好像有点心虚的赫曼道:“我…我怎么知道。”

一见赫曼这会表情,梅里斯更加肯定了自已的想法,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了:“你倒是说啊!说不出来了吧!你这个披着狼皮的羊,当初我是看在你老实的份上才下嫁给你,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你说不出来了吧,白羽就是你的私生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梅里斯边哭边骂。

“你…白羽他……。”赫曼说了半又止住了,赌气道:“哼!怎么样!他就是我的私生子就怎么样,我还求之不得呢,你这个臭婆娘,你烦不烦啊!”

“你…你骂我?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这十几年对你这么好。”气上加气的梅里斯一听赫曼竟然真的承认了,上前在赫曼脸上抓了一道。

“你!啪!”赫曼一巴掌扇在梅里斯脸上,梅里斯脸上马上肿了起来。

“你!……。为了你的私生子,你竟打我,呜呜,你这个天杀的,千刀万剐的家,我跟你拼了。”倍受刺激的梅里斯像疯了一样对着赫曼拳打脚踢,。

刚才赫曼也是气愤,一时冲动,打完就后悔了,刚想道歉,梅里斯像疯了一样冲上来。被赫曼强压下去的好“腾”一下又上来了。

“哼!是我私生子又怎么样,我堂堂科比城城主,有个私生子又怎么了,你这臭婆娘,给我…滚…。”

“好…好…赫曼,我算是看清你了,你竟然赶我走?呜…呜我不活了,我死给你看。”失去理智的梅里斯捂着脸跑了出去。

赫曼有苦难言,一P股坐在椅子上。

悲伤不已的梅里斯越想越生气,十几年来赫曼从来没骂过她,更不要说打她了,今天为了白羽竟然不但又打又骂还让她滚出这个家。其实梅里斯跑出来时还抱了一丝希望,希望赫曼能追出来,毕竟赫曼对她还是不错的,其他有钱人就妻妾成群,赫曼堂堂一个城主十几年来从来没提过纳妾这些事,即使有个私生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是私生子,将来也不会抢法兰西城主的位置。如果子赫曼要是拦一下,她也就顺着台阶下了。

可梅里斯没想到的是一个男人,堂堂科比城城主给她这么一闹还有什么面子,等了一会儿,赫曼还是没出来,前边跑过来两个丫环。如果两个丫环不出现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事,人就是这个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突然间摔倒了,如果这时旁边没人的话,小孩说不定拍身上的土就站起来了,如果刚好这时有大人过来扶他,小孩十有**会哭。

看丫环跑过来,梅里斯以为自已现在的狼狈样被她们看见了,一气这下,不等丫环跑过来,抢先跑到水池边,一头扎了进去。

丫环吓坏了。“救命啊!夫人跳水了……。”她这一叫顿时吵醒了不少人赫曼心里一惊跑了过来,跳进水池将梅里斯救了出来。

梅里斯喝了不少水,不过也没什么大碍,水吐出来就没事了,下人们识趣地退下。房间里赫曼抱着梅里斯。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其实……。”

得到渲泄的梅里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把赫曼的话打断了。抱着赫曼泣不成声。

赫曼轻抚着梅里斯有些发肿的脸,心痛道:“疼吗?其实白羽他……。”

梅里斯赶紧捂住了赫曼的嘴,幽幽道:“老爷,都是我不好,怪我,其实也没什么,即使白羽他是你…咳咳,也没什么,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待他的。”

………………

事情经丫环一喊大家都知道了,下人们虽然在主人面前不敢说什么,可总会有人在私下议论,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进星辰耳朵里,星辰摇摇头叫醒老年哈伯,和蓝儿,连夜收括东西准备离开,免得明天令别人难堪。

收拾好东西,刚一打开房门,星辰楞住了,一身黑衣的白羽背了个包袱就站在门口。冷冷道:“我跟,你,走”

…………

第二天赫曼刚起床,就有下人来禀报星辰不见了,白羽也不见了。

“真是!唉……。”赫曼叹了口气看了看床上的梅林斯。白羽肯定是和星辰走了,以白羽的性格即使他现在找到他,也不会再跟着他回来。就是再怪梅里斯也没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