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一章【落叶归根】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一章【落叶归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众人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紧接着一暗。每个人都是提心吊胆的,既然暗黑魔龙尼古拉斯知道他们要来,说不定这个魔法阵就有可能是个陷井,不少小佣兵通过传送魔法阵时都紧闭着双眼,如果这个魔法阵真的是陷井,他们就有可能死在空间裂缝内。

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冒险者顺利通过传送魔法阵,出了魔法阵,眼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原,黑色的草原,草原上的草不是绿色的,而是一种叫不出名字的杂草,连草地上的土都是黑色的。

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一丝阳光,天上厚厚的黑云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远处草原的地平线上黑气缭绕。隐隐约约看到一座古老的城堡。高大的城墙在黑雾中时隐时现。

一清点人数,星辰大吃一惊,老年哈伯竟然不见了,自已明明是和他一起上的魔法阵,怎么会不见了。他和老年哈伯的感情最深。老年哈伯只有四级的实力,如果一个人在地下空间可是很危险的,正要重新进入魔法阵寻找老年哈伯。

传送魔法阵白光一闪,老年哈伯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包裹,很小心的样子。生怕一不小心把包裹掉到地上。等走近了大家才看清楚,原来老年哈伯手里面的包裹竟然是他的外套,现在是深秋了,天气并不热。在这个地方阴沉的天空更令人感到一股寒意。不知道里面究竟包着什么东西,看样子老年哈伯非常小心。

“哈伯爷爷!……”

老年哈伯马上就解开了大家心中的疑问,颤抖着双手打开了已经被撕烂的外套。里面是一种黑色的粉沫,老年哈伯小心地放到地上,后退一步,脸色沉重鞠了一躬。声音带着一丝哽咽:“艾达前辈,这是红胡子佣兵团死去的二百四十九名佣兵能找到的骨灰,只恨我没能力把他们的尸体带出来。不能让他们死后真正的落叶归根”

“骨灰!二百四十九名佣兵的骨灰?”

原来老年哈伯在传送魔法阵传送时冒着生命危险就是为了带走死去兄弟的骨灰。要知道魔法阵传送一般情况下是很安全的,但在传送的那一刹那,突然离开魔法阵那可是很危险的,传送魔法阵的原理就是利用强大的魔力撕裂空间,根据另一座传送魔法阵的标记,将生物通过空间裂缝传送过去。如果在传送的那一瞬间,你突然离开魔法阵极有可能陷进空间裂缝内,如果真的陷进去,别说是老年哈伯就是九级实力的强者也没办法出来。

“咔!”

五十一名小佣兵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齐刷刷跪在老年哈伯面前,他们都是资深佣兵,佣兵这个职业是非常危险的,有多少佣兵客死他乡,只能很少一部份佣兵才能在死后落叶归根。

落叶归根,这个词最先出自呤游诗人之口,讲的是两个小佣兵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做任务,一个是魔法师,一个是武者。在一次任务中武者不幸遇难。临死前从怀中掏出一片枯叶,说这片枯叶是小时候父亲在家里后院的大槐树下为自已求的护身符。请求魔法师将自已的尸体和这片枯叶无论如何要埋在自已家里后院的那棵大槐树下,那正是炎热的夏天,尸体最多能保持两天,而离他们家还有数千里之遥。

魔法师答应了自已的兄弟,幸好他自已本身是冰系魔法师,每天都用魔法将兄弟的尸体冷冻起来,他只是个六级魔法师,还不会飞行术,只能靠徒步,一步一步将兄弟的尸体背回老家。

一路上为了保护兄弟的尸体不受到魔兽的伤害,在数次与魔兽的战斗的中用自已的身体挡在了兄弟的尸体身前。魔法师的体质本来就弱,身上又受了伤。背上的兄弟好似有千斤重压在他瘦小的身体上。来到城镇以后,魔法师以为可以找辆马车,最可恨的是没有哪家车马行愿意载他们,没有一个商队愿意和邀他同行。

魔法师没有放弃,背着兄弟的尸体走上了归途。一路上病到几次,连魔法师自已都认为自已再也站不起来了,靠着坚强的意志,魔法师终于将兄弟的尸体埋在了那棵大槐树下,而他自已也倒在兄弟的墓前。

为了保存好那片枯叶,魔法师把那片枯叶一直放在怀里。村里人知道后,含泪将魔法师埋到武者的旁边。当夜下了一场大雨,魔法师的坟上长出了一棵幼苗,这棵幼苗说也奇怪怪,竟然日长三尺,夜长九寸。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昔日的幼苗竟然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和原来的那个大槐树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两棵树被当地人称为“兄弟树”。因为另外那棵树很有可能是魔法师带回来的那片枯叶长出来的,所以“落叶归根”的故事就传开了。

红胡子艾达看着地上的骨灰,一个名人榜上的强者,领域武者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此时的红胡子艾达根本就不是一名强者,而只是一名死去亲人的孤寡老人。眼前的这么多骨灰,在他们生前就像他的儿子一样。

红胡子艾达收起骨灰,来到老年哈伯面前,从怀里摸出一块金属牌,圆圆的金属牌正面刻着一个长着大胡子哈哈大笑的老人头像。反面刻着红胡子佣兵团的标志。郑重道:“哈伯!谢谢!”

红胡子艾达停顿了一下道:“这是我红胡子佣兵团团长的信物。凭着这个信物你可以无条件调动红胡子佣兵团任何一个人。包括整支佣兵团。但只有一次。我红胡子艾达一生从不欠别人。除了那个信物今天我还欠你,或者你们金币佣兵团一个承诺,如果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红胡子帮忙的,尽管开口,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答应,即使你要我的命我也决不会皱一下眉头。另外我宣布,红胡子佣兵团从现在起将和你们金币佣兵团结为平等联盟佣兵团。”

“啊!”老年哈伯惊的差点没坐在地上,他只不过是为人家做了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却让人家回报这么多,不单是他即使是一向利益最大化的星辰也不敢接受。和一个圣级佣兵团结为平等联盟,等于从此多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平等联盟两个佣兵团之间的地位是平等对待的,一般也只有实力相等的两个佣兵团才会结为平等联盟,像金币佣兵团和圣级红胡子佣兵团这种情况,一个一级佣兵团别说是平等联盟了,就是挂名联盟人家都不愿意接受。

结为平等联盟也就罢了,可一个名人榜上排行第十一位的强者的一个无条件承诺,这也太惊人了吧,一个领域武者坐阵在金币佣兵团里,威慑力有多大,并且你可以让他帮你做任何一件事。

这也就罢了,虽然是领域级别的武者,名人榜上不也有不少的吗?可那块团长信物,可是等于是完全拥有了一次圣级红胡子佣兵团的指挥权,这可是等于人家把整个佣兵团的小命都交给你了,即使是你和一个帝国为敌,以圣级佣兵团的名誉也绝不会食言的。

“艾达前辈!……这……。”老年哈伯话都说不出来了。

红胡子艾达沉声道:“怎么,我艾达活了一千多年,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收回过?难道你……”

“不敢!不敢!”老年哈伯哪还敢嫌少。抖动着双手接过令牌,星辰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壮重地掏出佣兵团身份卷轴,身份卷轴记载着每一名佣兵的名字,和佣兵团的大事件,及任务完成证明。双方在对方的佣兵团身份卷轴上联盟这一栏,郑重签下了自已佣兵团的名字,咬破中指按上指纹,掏出佣兵团团长的大印盖了上去。

金币佣兵团一个一级佣兵团在罗兰历二零二四年成功和圣级红胡子佣兵团结为平等联盟佣兵团。

后世曾有大量学者专门研究“草根”将军,这个被金币佣兵团所有团员称为“团父”的第一副团长老年哈伯。发现一个奇怪的现像,老年哈伯在六十岁以前一事无成,只是一个三级小佣兵,胆小怕事,自从加入了金币佣兵团,不到三个月,便为金币佣兵团立下了一个令人难已想像的功劳,竟然让一个圣级佣兵团主动和只有一级的金币佣兵团结为平等联盟。

后来,著名的“草根”将军老年哈伯在红胡子佣兵团里以一个外人的身份,他的威望竟仅次于红胡子艾达和几个主要团干之下,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知道的人却从来都不提。

而“草根”将军老年哈伯这个人在六十岁以前和以后的表现,众多学者都迷惑不解,为什么一个人前后会变化这么大呢?想不出来原因的学者,最后把这一点归功于金币佣兵团的团长星辰,甚于还有人说星辰是老年哈伯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