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明修栈道】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明修栈道】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关外,一片银色的世界,太阳渐渐露出了笑脸,“嗖嗖”的寒风像一道道小风刃割在众人的脸上,二十几辆大车,一千多人的商队,足足有几百米长形成一条长龙行走在官道上。



天空中,两只大鹰在车队上方不断的盘旋,似乎是在考虑怎么将下面的人类变成自已的美餐,这也只是它的梦想罢了,它是在等,因为它知道下面这一段路上经常死人,所以它并不着急。盘旋许久,似乎感到有些不耐,向远处飞去,最后还是舍不得眼前的美餐,又飞了回来。



“驾!驾!”



赶车的车夫不停地挥舞着手中两米多长的牛筋马鞭抽在喘着粗气的马身上,车夫抽在马身上,却痛在自已心里,这可是他吃饭的工具,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这两个老伙计了。



“妈的!这鬼天气。”老车夫抱怨道,这两天下的雪足有半尺厚,刚出关时还好一点,到了中午,地上的雪都化了,路就更难走了。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次两个老伙计怎么看起来这么吃力。他跑这条路不知跑了多少次了,每次拉得大部份也都是丝绸,药材这些货物,以往也是这么大的车,有时装得比这次还要满,也没见它这么吃力。



“驾!驾!”



“师傅!你能不能再快点!”阿尔弗雷德满脸焦急地催促道。



“大爷!真不能再快了,你看我这两个老伙计都快吃不消了,都怪这该死的鬼天气,偏偏这两天下雪。”老车夫无奈道。忽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在车上翻出一包像蝗虫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啊!师傅?”良辰美景好奇道。



“啊!”一见有美女搭话,老车夫心里可高兴了,他们这一行的最开心的就是在路上有人能和他说说话,时间也会过得快一点。



“两位小姐,你们是外地人吧!这个啊,可是好东西,你别看它们看起来这么难看,用处可大了。我们都叫马粪包,嘿嘿!名字有点不好听。”老车夫憨厚笑了一下接着道:“这种东西我们罗兰帝国可没有,只有草原上才有,别小看这小东西,你看到没这小东西的肚子鼓鼓的,里面可全都是油啊!把它倒进车轮里,车子就会变得轻快多了,这东西可难弄了,要不是这位大爷催的急,我还舍不得用呢。”



老车夫说着将这些看起来像蝗虫一样的东西顺着车轮轴缝倒了进去。果然两匹马看起来轻松了许多,跑得也比刚才快了少许。其他车夫也纷纷效仿,其实并不是他们不知道用,而是他们舍不得用,一看老车夫用了,他们也不好再藏着。



驾!驾!



…………



“老板!你这一车货有多少啊!看起来挺重的”阿骨打使劲拍了一下车上的箱子。



老车夫抢先道:“大爷,这一车货少说也得有两千多斤,我干这一行一辈子了,只要看一下车辙就知道有多重了,你看这车辙这么深。”



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老车夫,有些不悦道:“别这么多费话了,还是让你的两个老伙计快点跑吧!要是不能按时到达白云城,我可要扣你的工钱。”



一听说要扣工钱,老车夫赶紧闭上了嘴。



阿骨打没话找话道:“老板!你怎么这么急,这些丝绸和药材放在那里也不会坏掉,现在路上也不平静,你家主人也真胆大。这么多货可值不少钱吧!”



阿尔弗雷德似乎不喜欢说话,但他可不敢像对老车夫一样对待阿骨打,勉强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家主人怎么这么着急,我也劝他了,他就是不听。唉!后面的怎么那么慢我去催催他们。”



阿尔弗雷德拨转马头大声吆喝道:“快点!天快黑了,再不快点就赶不上落脚的地方了。”



阿骨打瞟了一下星辰像是自言自语道:“这丝绸真重啊!”



…………



几百米的车队发出一种“嘎吱吱”车轮压雪的声音,杜鲁斯早躲进带有帐篷的车里面了,不愧是有经验的老资历佣兵,出关前就想到了。虽然对于他们这些八级实力的强者,这点风雪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不过像风刃似的寒风割在脸上也确实有些不好受。



“星辰团长!你也进来躲会吧!”杜鲁斯叫道。



这老家伙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我这么好?星辰可不会真的以为杜鲁斯会真的转了性。“好啊!谢谢老团长了!”



“羽!蓝儿,良辰美景!阿骨打!走,我们去杜鲁斯团长车上暖和一下。”



“用—不—着!”白羽的声音像无情的风雪一样的冰冷。



“去吧!羽!”



“就是!羽!小心冻坏了。”良辰美景关心道。



对于良辰美景白羽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也不是看不出来这对姐妹花对他的情意。只是……。自已又不能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她们俩个。



“谢,我—去—前—面—看,不—用—管—我”。不待这对姐妹花说话,纵马来到队伍前面,从他记事的那天起白羽就知道,自已要孤独一辈子。



看着白羽孤傲的背影,良辰美景心里一阵激动,她们就是喜欢白羽这种酷酷的性格,虽然一开始并不顺利,不过她们可没有灰心,良辰看了一眼美景,两个人根本就不用说话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相识一笑,迎着风雪并排走在白羽两侧,银色的世界里,两道红影紧贴在黑影两侧在风雪中开路。



“杜鲁斯团长!你还真会享受啊!这里面真暖和。”挑开门帘钻进车内星辰笑道。用力拍拍身上的积雪,阿骨打也随后进来坐在星辰旁边。



蓝儿一点精神都没有,哈欠连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星辰团长!哈哈!人老了,可没你们年轻人身体这么好啊!”杜鲁斯笑道。身子往里面挪了一下。



三个人聊了一会儿,净聊一些没营养的客气话,大概也感觉大家都有些心不对口,慢慢也就没人说话了。



星辰毕竟是南方人,一时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北方的天气,加上这几天的赶路也感到累了,不一会三个人都睡着了。



雪还在下,并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老车夫看了看两个老伙计身上被自已抽打的伤痕,心里一阵难受,忽又想起阿尔弗雷德的话,狠了狠心,又抽了几下。



驾!……,



“唷……”老车夫停住了马车。



“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在后面吼道。



“大爷!前面有树挡住了去路。”老车夫也很生气,你以为我不急啊,要是不能按时送到白云城,你可是要扣我工钱的,我比你还急呢。



“人!去—报—告—团—长!警—戒!”两颗一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树横放在路中间,将官道完全封住,骑马虽然可以过去,但车队是过不去的。大树是被人从根部砍断的,并且看刀痕显然刚砍断不久。这么大的雪谁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砍树,唯一的可能就是……。



白羽虽然没有说名字,良辰和美景也知道这话是对她们两个说的,美景应了一声拨马回头来到杜鲁斯的车前。



“星辰团长!快出来看一下。”



阿骨打猛然睁开了眼睛。拍了一下星辰。“团长!团长!”



“哈!恩,什么事啊!阿骨打。”星辰使劲地揉了一下眼睛。



“团长!好像是良辰美景在叫你。让你出去看一下。”阿骨打解释道。



“嗯!走吧,就不用叫他。”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杜鲁斯,转身打开门帘,一股冷风吹了进来,还没适应的星辰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不用问,星辰就明白了。这绝对是有人故意将大树砍倒放在路中间的。



“凌云!快吩咐下去,让大家保持警惕。”星辰并没有下令将大树移开,第一时间选择了防备。既然有人把大树砍倒就是想让车队停下来。对方肯定早就准备好了。金币佣兵团和狂神佣兵团的佣兵马上背靠马车,将商队保护起来。



杜鲁斯也听到了动静跳下马车:“星辰团长!什么事啊!”



话音刚落就听“吱!”地一声口哨,两旁的树林里出现一种“沙沙”的声音。随着“沙沙”声音的响起,雪白的地面上伸出了闪闪发光的武器,紧接着雪白的地面鼓起一个个小雪丘,雪丘竟然会动。



那不是雪丘,雪丘是不可能会移动的,也不可能带武器,那是人。从雪地里冒出无数个黑影。



强盗,敌袭。



“嗖!嗖!”一支支利箭从树林里射了出来。



“快!依靠马车掩护。”凌云一下子跳上马车高声喊道。一支利箭朝他射了过来,凌云挥剑挡开,虽然没伤到他,却也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跳下马车。



几轮箭雨过后,树林里的强盗停止的射箭。



从树林里走出来一队黑衣人,后面黑压压得一片,看样子少说也有上千人,怪不得连六级佣兵团也保护不了商队。每一个黑衣人脸上没有一点看到猎物的欢喜之情,在雪地上行走一点声音也没有,常年在这样的雪地里,自然知道怎么走路最省力。



强盗队形整齐,精神饱满,相互之间的配合也非常熟练,这绝不会是一支普通的强盗,如果说是强盗不如说是军队更加贴切一点。帝国境内怎么可能出现一股这么大的强盗?难道兰斯诺不知道吗?



恩!不知不觉有十八W字了,呵呵,自豪一下,嘿嘿!这一周我加快更新,尽量保持,一天两章六千字吧!没办法还要上班,现在一下了班就赶紧码字,连出去和朋友玩的时间都没有,靠!我朋友见不着我人,前天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去修仙了,玩什么神秘,有时候感觉真他妈的累,唉!发下牢骚,大家别介意,呵呵。看在这一周加快更新的份上,给点鲜花支持一下吧!想在书中出现的朋友可以在书评区置顶贴子里回复你的家色名,性格,职业什么的,最好能加群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