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神秘黑骑】
章节列表
第五十九章【神秘黑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神秘黑骑的突然出现,救了商队一命,刚才重骑兵的一个冲锋,将人心焕散的商队冲得四散奔逃,趁此机会又重新聚集到一处。



少将军?



罗兰帝国被称为少将军的人有很多,但一年前被帝国列为通辑犯的就只有一个,就是原帝国的头号家族族长岳关山大公爵的孙子,武穆关守将岳雪原伯爵的独生子少将军岳凌风。



听兀术金的口气,眼前的神秘黑骑竟然是少将军岳凌风的属下,那神秘黑骑岂不就是岳家军?原镇守在丝绸峡谷的五千武穆岳家军?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那阿骨打难道就是?虽然表面年龄看起来不像,少将军岳凌风的年龄也就在二十左右,阿骨打看起来却是有三十多岁了,星辰想起了临行时老年哈伯的提醒:传说中大陆上有种名叫暗黑曼陀罗的毒花,用这种花的花粉涂在脸上会改变一个人的面相。



星辰虽然对武穆家族不是很了解,如果眼前的黑骑真的是岳家军的话,为什么提醒他这次的任务有鬼?如果武穆家族真的是造反的话,让这批武器顺利运到草原联盟岂不是更好?



“兀术金殿下,我在这先替我家少将军谢谢你对他的评价,但这批武器我是不会让你带走的,除非…除非你能将我的人头拿去。”荆可不卑不亢话语中透着无比的坚决。



“哈哈!荆可,除了你家少将军,我最佩服的就是你,如果我有你这么好的手下,何愁我白云城不兴?好!你要战,我便战!一年不见,看看你的黑骑有长进没有,记得一年前你的钩镰枪效果不是很好啊!哈哈……,孩儿们。列—阵!”兀术金大喝一声。



“噹噹……。”



一阵铁链的碰撞声,三百龙马重骑兵不知从哪掏出一根根铁链,每根铁链有小手臂那些么粗,两米多长,每一排有三十骑。“噹噹……。”左起第一名重骑兵将铁链的一头挂在龙马马鞍的铁钩上面,另一头抛向右边的重骑兵,右边的重骑兵接过铁链挂在马鞍左侧,将自已的铁链一头挂在右侧,另一头依次抛向下一个重骑兵。



“重骑连环马”



三十骑为一排,每一名重骑兵相隔两米左右互相照应,龙马特有的防御,根本就不怕普通刀枪的攻击,被铁链连在一起的龙马重骑兵更不怕被敌军冲散,整排龙马重骑兵的强大冲刺力,一个冲锋过去对普通的步兵简直就是噩梦,即使是对上重骑兵,凭借龙马强大的体力,和超高的防御一个冲锋绝对能把对方的战马撞飞。



“好!岳家军的好儿郎,现在是你们为国尽忠的时候了,钩镰枪队准备。”荆可又带上了铁面具。



钩镰枪,枪长七尺二寸,其中枪头为七寸。枪头尾部突出来一根像镰刀一样的倒钩,呈月芽状。一千黑骑兵从马上跳了下来,从马上摘下钩镰枪,左手钩镰枪,右手持短刀斜指重骑连环马。



什么?



岳家军竟然用步兵来对大陆最有名的龙马重骑兵?虽然武穆家族造反,岳家军自然也成了叛军,不过当前生死关头,似乎没人想起来这件事。



“冲!”兀术金大喝一声。



“杀!”荆可的声音比兀术金的声音还要大。



“嘶!嘶!”三十排重骑连环马马蹄齐腾,像一片黑云压向岳家黑骑。



“杀啊!”五百钩镰枪兵,面对黑压压的龙马重骑兵,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迎向重骑连环马。



也就是几息的时间(息:时间单位,一呼一吸为一息。)钩镰枪兵便来到了重骑兵的面前,龙马重骑兵迎头撞下钩镰枪兵,居高临下挺枪便刺。



从气势上似乎是钩镰枪兵弱了点,对方重骑兵连人带马几乎百分之九十的身体都有盔甲和龙鳞保护,反观钩镰枪兵穿的只是轻铠,连星辰都禁不住低呼了一声,不少小佣兵都闭上了眼睛,心中大骂荆可,你这不是让钩镰兵去送死吗?不忍看见钩镰枪兵的惨状。



就在两军相撞的一刹那,钩镰枪兵突然倒地,躲过重骑兵的长枪,身体在地上连翻几个滚,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那可是在玩命,稍有不慎便会被龙马踩成肉泥。



这五百钩镰枪兵很显然将这一招练得炉火纯青,只有几名钩镰枪兵不小心被龙马一蹄踢飞出去。



钩镰枪兵在重骑兵险象环生,随时都有可能被龙马贱踏,看得旁观的人心惊胆寒。兀术金的眉头皱了一下,他也没想到,只不过一年的时间对方的钩镰枪兵进步这么大。



在重骑兵队里玩命的钩镰枪兵瞅准机会,将手中的长枪伸了出去,瞄准龙马的马蹄上部,龙马全身也只有这个地方没有龙鳞保护,也是它最弱的地方,重骑兵全力冲锋的速度和力量这时倒成了弱点,如果光凭钩镰枪兵的腕力,加上钩镰枪兵在重骑兵队里根本就没办法使出全力,钩镰枪上的倒镰刀虽然很锋利但也不可能将龙马的马蹄割下来。



坏就坏在重骑兵冲刺的力道太大了。“扑通!”一声,一匹被割断马蹄的龙马失去了平衡了摔倒在地,龙马身上的重骑兵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把明晃晃的钢刀便顺着盔甲的缝隙划断了他的咽喉。



龙马重骑兵不断有龙马倒下,这时为了保持队形的铁链倒成了重骑兵的累赘,龙马虽然倒下了,但龙马身上的铁链还连在旁边的龙马身上,一排三十骑重骑兵,只要有五六匹龙马倒下,便没有了战斗力,更多的龙马倒下了。即使有些重骑兵的坐骑没有受伤,但也受到影响速度大减,龙马身上的重骑兵一下子保持不住平衡从龙马身上摔了下来。只要他摔下来就别想再站起来。身上盔甲的重量在乱军之中根本就没有让他站起来的机会。



不过钩镰枪兵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乱军中受到惊吓的龙马简进就是钩镰枪兵的死神,即使钩镰枪兵的身法灵活,经过在马群中的严格训练,但实战就是实战,任何训练都不能完全替代实战。



一个钩镰枪兵刚割断龙马的马蹄,却被后面的龙马一蹄踢在背,重重摔在地上,连不及站起身子便被冲上来的龙马一蹄踏在胸口,另一个钩镰枪兵的钩镰枪钩在了龙马的马腿上面,龙马身上的鳞片虽然没有真正龙族的龙鳞坚硬,但也不是这些普通的钩镰能割断的,钩镰枪兵一看没割断,紧紧抓住枪杆不松手,想借龙马的冲刺力将马腿割断,龙马带着钩镰枪兵向前冲了十多米远,后来跟上来的重骑兵,一枪刺穿了钩镰枪兵的背心。



“撤!”兀术金开始心痛龙马重骑兵了,这些龙马就是在草原上也是很稀有的,好不容易凑齐一支完整编制的龙马重骑兵团,可不忍心让他们死在这里。



荆可同样也召回了钩镰枪兵,这五千铁骑,本是镇守丝绸峡谷的正规军,如今整个武穆家族岳家军,也只剩下这一支完整编制的黑骑了。



钩镰枪兵和龙马重骑兵听到双方主将的召唤,很默契绕开对方回到已方阵营。



“好!好!好!”兀术金连叫三声好,“荆可阁下,不愧为你家少将军的头号猛将,这一阵是我输了,不过……。”兀术金话锋一转:“不过,今天我必须要得到这一批武器。”兀术金的语气很坚决。



“荆可阁下!”兀术金缓了一口气道:“我不敢奢望你能归降草原联盟,但也不想你死在我手里,你还是退去吧!这次我可是请了白云城的塔吉斯大人。你应该知道塔吉斯大人的实力,你认为你有机会胜吗?”



“塔吉斯大人”兀术金转身面对身后的一名盖着头的黑袍人鞠了个躬,态度很是恭敬。



黑袍人慢慢掀开了头上的黑袍,两只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脸上的皮肤似乎一点水分也没有,干巴巴的,手中提着一把黑色的死神镰刀。



“萨满巫师!塔吉斯?”荆可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次兀术金竟然请动了萨满巫师。

萨满巫师在草原联盟的地位很高,相当于魔法师在罗兰帝国的地位,甚至还要高过魔法师的地位。



塔吉斯看了看荆可摇了摇头,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两只小黑眼珠扫过众,最后落在星辰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嘴唇轻动默念咒语缓缓升空。



草原上萨满巫师的大名,就是罗兰帝国的人也知道,他们用的是一种神秘的巫术,巫术虽然施放出来没有魔法那么眩丽,但论狠毒可是魔法所不能比的,巫格常常在不知不觉中杀人于无形,或许你还没有看到他人就中了他的巫术,草原上的小孩子如果不听话,在从就会吓唬说再不听话萨满巫师就来了,听到这句话小孩子马上就安静了,可见萨满巫师在草原上的威信。



历史上萨满巫师曾经一夜之间用巫术杀死罗兰帝国五千正规军,谈起萨满巫师罗兰帝国边镜上的居民无不谈虎色变。



塔吉斯朝星辰勾了勾小手指阴沉道:“你,过来,我看这里就你的实力最强,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今天第一更,晚上八点准时第二更。六千字每天写得很吃力,还要上班,请大家有花的送花支持,别忘了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