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两根钢针】(二合一章)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五章【两根钢针】(二合一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几天武穆关的人茶余饭后都在议论前几天的事,巴格达畏罪自杀的消息很快就被兰斯诺发出了通告,至于武穆关的人相不相信这可就不是他能做得到的了,在兰斯诺的强力打压之下,这件事渐渐沉了下去。



金币佣兵团成了众人谈论最多的话题,前一段的余温还没过,金币佣兵团又一次攀上了人气的顶峰,龙骑士星辰的大名在武穆关传开了,连五岁小孩子都知道,罗兰帝国的第三位龙骑士,九级金币佣兵团的团长,现在暂代武穆关佣兵工会分会的会长。



经过这次任务的几十个老车夫这几天也出了名,天天呆在家连门都不敢出,即使是这样还有不少人跑到他们家里请他们讲这次任务中发生的事,最想听的就是龙骑士星辰的龙是怎么打败草原联盟萨满巫师的骨龙的。



这些老车夫像是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这么多人找他们,脸上感到倍有面子,来上门找他们的人,竟然还有不少武穆关的名人,在他们看来,这些名人平时可都是高高在上的,平时都难得见上他们一面,现在却跑到他家里面,这可是他们的荣耀,这些老车夫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名人。



更重要的是这些个有钱人来他们家一般都不会空手来,就是平时普通的朋友来也都会带点东西什么的,更不要说那些有钱人了,他们出手是相当的大放,虽然这次任务的工钱因为阿尔弗雷德的死没有拿到,不过兰斯诺大将军也非常体谅他们,也给他们每人都发了补助,虽然不多,也算是有点收获。



老车夫弗朗西斯已经快六十岁了,这几天过得特别开心,每天到深夜那些来听故事的人才会散去,就只这几天的收入都快抵上他以前半年的收入了,那些个名人可真有钱,为了听龙骑士星辰团长的故事,出手可真大放,给的都是金币,银币根本就拿不出手。



她那个黄脸婆这几天像是换了一个人,跟以前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从来都没有对他这么好过,以前总是说他没出息,一辈子只能当个车夫,见到这几天的收入这么多,直夸他有本事,到了晚上更是使尽了手段让他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好好激情了一把,焕发了第二春。



一大早弗朗西斯就起来了,做好了今天的准备,他那个黄脸婆早就为他泡了一杯上等的冰兰茶,他这一辈子也就当初成亲的时候喝过一次。



“啪啪!弗朗西斯在家吗?”门外传来敲门。



“来了”弗朗西斯应了一声,心中暗自得意,冲着他老婆嘿嘿一笑,像是在说:“瞧!生意又上门了不是?”



“啊!是你啊!大爷,快进来。”门外的人他可认识,是金币佣兵团的凌云。



这几天星辰越想越不对劲,那匹马好好的怎么就会突然发狂呢?绝不会是金币佣兵团的人干的,自已可是向他们交待过,消息一定要保密。难道是狂神佣兵团?杜鲁斯那个老混蛋?他可不相信杜鲁斯会真的不记恨自已。



就找凌云交待了一下,这事不可声张要悄悄查探,凌云就悄悄展开了调查,很快便打听到了那两匹马的主人弗朗西斯的家。



“老婆,快给客人倒茶,这可是贵客!”弗朗西斯对凌云非常热情,要不是他们金币佣兵团,自已这几天哪有这么多的灰色收入。一天的收入抵得上以前快一个月的收入了。



凌去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别…别这么叫,叫我凌云就行了,其实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那天你的马怎么会突然发狂呢?”



弗朗西斯还在纳闷呢,金币佣兵团的凌云在团也应该是个小头目,怎么会找上自已呢?弗朗西斯还以为是凌云是来秋后算账的,毕竟这几天的谣言是自已的那两匹老伙计惹出来的,原来是问这个事的也就放心了:“我也不清楚,我这两匹老伙计平时脾气都很好的,怎么就突然发狂了,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围的人群太多了。”



猛听起来还有点道理,仔细一想就不对了,根据自已的调查老车夫赶了几十年的车了,这两匹马跟了他有好几年了,早已经习惯人群了,绝不对因为人多而受到惊吓,老车夫弗朗西斯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现在还得从这两匹马身上着手。“那这几天,你的马有没有什么不正常的情况?”



弗朗西斯也真是想凌云,仔细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那天出了事之后,我那两匹老伙计过了一会儿就安静了,这几天一直都好好的,没有再发狂过。”



凌云眉头紧锁,一时间也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老车夫看样子不像撒谎。“这样吧!能不能带我去看一下你的马?”



“行,当然可以啦!要不是你们,哪会有我这…嘿嘿…”老车夫弗朗西斯得意地笑了两声,拍拍腰间的钱袋子,“叮叮”发生动听的金属碰撞声,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金币,弗朗西斯觉得放在哪里都不安全,就叫老婆缝了个袋子挂在自已腰上,连睡觉都不放心抱在怀里还能够睡去。



凌云随弗朗西斯来到马棚,两匹马好好的正在吃草料,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围着两匹马转了几圈,凌云也没有发现在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倒是老车夫弗朗西斯“咦!”了一声:“它们的P股怎么肿了?”



凌云仔细一看,可不是嘛!两匹马的P股上都肿了一块,不是凌云看不出来,肿的地方不是很大,再被深颜色的马毛盖住,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老车夫弗朗西斯对他的马可是了如指掌,稍为一仔细就看出来了。



凌云心里一动,仔细检查肿的部位,果然还真找出了问题两匹马的P股上肿的部位都有一个很小的伤口,被外面的马毛给盖住了,最后凌云和弗朗西斯从两个伤口里拨出两根钢针。



“妈的!是哪个混蛋这么缺德啊!”老车夫弗朗西斯心疼地骂道,这两匹马可跟了他很多年了,忽又想到了什么忙道:“凌云大爷,我真的不知道啊!真的……是谁这么缺德啊!”



收好两根钢针,凌云脸上出现一丝怒容,一看弗朗西斯害怕的样子道:“我知道,不是你,不过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外人知道,即使有人问你也说不知道,明白吗?”



老车夫弗朗西斯不住地点头:“凌云大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就是大将军来了我都不会说。”



“那好吧!我就先回去了,记住,一定不能说出去,否则……”凌云还有点不放心,这件事关系太大了。



凌云很生气。



这两根钢针他以前见过,不但见过,这两根钢针的主人他也认识。不但认识,这两根钢针的主人还是他的属下,也是这次加入金币佣兵团的十八名原红胡子佣兵团的佣兵之一,名叫吉米,有个外号叫:“三只手”



吉米还是凌去介绍进佣兵团的,说起来他俩认识还有点不打不相识的味道,吉米原是一名小混混,以小偷小摸为生,不过专偷有钱人和过往的商人,有一次竟然偷到凌云头上来了,被凌云发现,两个人大打了一场。



论实力小吉米由于年龄小,体力各方面都不如凌云,但小吉米的怪招层出不穷,净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下三烂的招式,身上到处都是小玩意儿,有几次凌云险些栽到小吉米手里,最后还是凌云的伙伴过来了才帮忙把小吉米抓住了。



本来按其他人的意思立刻把吉米扭送见官,凌云却没同意,只是说教了一翻,最后还送给小吉米几枚金币,小吉米大为感动。



虽然小吉米净干些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不过他的本心并不坏,偷东西从来不多偷。偷到的钱财自已也不乱用,只要能解决自已的温饱问题就行了,如果还有多的,就送给一些比他更穷的人,两个人就这样认识人,时间久了,凌云也发现小吉米的本性并不坏,而且身手还不错,人也比较机灵,就劝其改邪归正,介绍小吉米进了红胡子佣兵团。



而这两根钢针正是小吉米常用的几种小玩意儿之一,星辰团长在回来的路上再三交待,一定要保密,不能把货物的问题泄露出去,没想到小吉米竟然这么胆大,肯定是他用钢针射进那两匹马的P股内,马才会受到惊吓突然发狂,这叫他如何不气,先不说星辰团长之前对他们的救命之恩,就说现在他们在金币佣兵团的待遇比以前在红胡子佣兵团还要好,在慢慢培养他们为团内的主要骨干,现在小吉米这样做不是和星辰团长对着干吗?这不是陷他们这十八名佣兵于不义吗?



小吉米正在训练手底下的几名小佣兵,看到凌云脸色不善黑着脸,心里一动,脸上不动声色故意惊讶道:“凌云队长,今天是怎么了,脸色可不大好哇!嘿嘿!怎么想起来看我来了。”小吉米做了一个鬼脸,平时小吉米在团里就是一个活跃人物,像是一只猴子。



看着小吉米有些做作的表情,凌云越看越生气,怎么着?还想蒙过去是不是,强忍着怒气道:“吉米,过来,我有事要对你说。”



小吉米跟着凌云来到 一处偏僻的地方,凌云把两根钢针放在小吉米面前冷声道:“吉米,我想听一下你的解释,为什么你的钢针会在弗朗西斯的马身上找到?我记得当时你看护的正是那辆车吧!”



小吉米一看到钢针就知道事情败露了,只好将阿骨打对他说的话和凌云说了一遍。



凌云两只眼盯着小吉米的眼睛,小吉米说的是实话也没有躲避,凌云紧锁眉头低声道:“这么说是阿骨打吩附你这样做的?”



“是啊!队长。”小吉米解释道:“他说的也有道理啊!对咱们佣兵团也没有什么坏处,要不然我哪有这么大胆,违背星辰团长的意思这样做,我看那狂神佣兵团的杜鲁斯一定没安什么好心,咱们的星辰团长太善良了,咱们得防着杜鲁斯那个老混蛋。”只是小吉米他不知道,阿骨打让他这样做的本意并不是真的为金币佣兵团着想。



凌云冷哼了一声,虽然脸色还是很不好看,不过一听是阿骨打吩附小吉米这样做的,不是小吉米擅做主张,气也就消了一大半,没好气道:“那你也不能这样做啊!最少事先和我商量一下,星辰团长严禁消息透露自有他的道理,如果因为你而坏了星辰团长的大事,你可真就成了金币佣兵团的罪人了。”



“我!”小吉米张了张嘴,仔细一想也觉得自已这样做不对,至少要给星辰团长汇报一下才对,要不然真的坏了星辰团长的大事,那他可就太对不起星辰团长了,难道阿骨打……。“队长,难道阿骨打他……星辰团长是不是怀疑他……。”



“住口!不许乱说这件事,这件事自有团长去处理,不要瞎猜,记住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更不准给阿…他说,明白不?”凌去厉声道。



“知道,放心,我肯定不会告诉他,星辰团长对我们这么好,我绝不会做对不起星辰团长的事!”吉米越想越觉得自已做错了,更是怕真的坏了星辰的计划,心里不免有些后怕。



“知道就好,现在我们去找星辰团长,把你给我说的话再向星辰团长汇报一下,你再仔细想想还有没有其他不正常的情况!”凌云缓和了一下口气。



“恩!放心,既然我做的不对,一定让星辰团长请罪。”小吉米也是敢做敢当的人。



…………



“这些话真的是阿骨打说的?”星辰看着有些害怕的小吉米,其实他并没有生气。



“是啊!团长当时我只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所以脑子一热……就……,请团长大人处罚,吉米知错了,下次一定不敢了。”吉米现在才明白,原来是星辰团长让凌云去调查的,没想到星辰团长这么仔细,他自已还觉得自已做的很不错呢,没留下什么把柄,现在一想留下的把柄还真多,自已如果偷偷把钢针取出来就好了。做事一定要不能留尾巴,小吉米记住了这个教训。



“吉米!只要你记住就行了,以后有什么事和我或者和凌云先商量一下,不要再自作主张。你们这十八个人以后可都是我们金币佣兵团的支柱,对了,这件事你做的还不够好,你看,凌去才两天的功夫就查到了,以后做什么事小心一点,可不能留下什么尾巴,好了你们下去吧!”



星辰在凌云和小吉米走了之后陷入了沉思,阿骨打这么做什么意思?他这么做把事情搞大,很显然是和兰斯诺过不去,并且那天的谣言散得非常快,显然是有人从中煸风点火,他这么做表面上来看对金币佣兵团没什么坏处,但仔细一想就恐怕……。



回来的路上,星辰也怀疑过兰斯诺,毕竟这么一大批军械,巴格达绝对没这个能力弄到手,但从那天兰斯诺积极调查巴格达的死因来看,又不像是他和巴格达有什么关系,即使有关系也只不过是他听信了巴格达的话,要不然兰斯诺不应该怀疑巴格达是被人杀人灭口,应该把事情全推在巴格达身上才对。



…………



深夜。



寒风呼呼地刮,雪花飘飘洒洒。



星辰房间的灯光还亮着,阿骨打和星辰面对面坐着,谁都没先开口。都在考虑着怎么开口,星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问,毕竟阿骨打所做的一切对金币佣兵团并没有什么坏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其他的都是怀疑,包括阿骨打的身份,没有一点真凭实据,一切都是他的猜测,如果是自已猜测错了,阿骨打真的是为了金币佣兵团着想,那自已冒然质问……。



阿骨打也在考虑要不要将自已的身份告知星辰,问题是他的身份影响太大了,如果出一点点差错,影响的不光是他一个人,甚至说如果事情败露了,罗兰帝国以后可就不再是罗兰帝国了,如果不说很显然令星辰很难相信自已,现在恐怕都已经在怀疑自已了,要不然现在这么晚单独叫自已过来,前几天在关外自已并不知道星辰是龙骑士,如果早知道星辰是龙骑士,他哪里还会操这门子心,也不会冒险做那件事了。



两个人沉默不语,都在想在各自的心事,虽然星辰只有十几岁,不知道是不是星辰是龙骑士的原因,现在给阿骨打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未成年人,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这世上除了一个人,阿骨打从来都没有感到过这么大的压力,而星辰和那个人的身份相差太远了,可星辰却有不比那个人弱的气势。



星辰也在暗暗吃惊,阿骨打也是他所见到的人感到压力最大的一个,当然暗黑魔龙除外,就是在红胡子艾达面前也没有这样情况,原来认为阿骨打身上的气质是普通的贵族气息,但现在看起来并没有这么简单,绝不单单是贵族的气息。



最后还是星辰打开的僵局,猛吸了一下鼻子,用手使劲揉了两下,这是他来到帝都之后,不习惯这边的气候,鼻子总是不通气,久而久之养成了揉鼻子的习惯,即使以后天气暖和了,这个习惯星辰一直没有改掉,伴随了他的一生。“妈的,这边的天气真冷,还真有点不习惯!”



“是啊!你们南方人乍一来到边关,肯定不习惯,很多人都是的。咳!……”阿骨打随着星辰的话道。



“你不是武穆关人吗?怎么没看到你回家看看,哪天也带我去你家看看!”星辰又揉了一下鼻子。



“好啊!不过有点远,在关外,家里就我一个人,就两间破屋,我都几年都没回去了,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阿骨打回答的很巧妙,既没有拒绝星辰,又可以打消星辰这个念头。



“哦!这样啊,那我还是不去了。”星辰看了看窗外。



星辰一看不拿出点真东西,阿骨打是不会说实话的了,阿骨打越是这样,越让人感到怀疑。掏出吉米的两根钢针放在桌面上看着阿骨打:“这是在弗朗西斯的马身上找到的,那两匹马之所以会突然发狂就是因为有人用这两根钢针射马,所以才马才会受到惊吓。”



星辰盯着阿骨打的双眼,阿骨打脸上没有丝毫不自然,“星辰团长,这件事是我不对,我没有先向你汇报,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金币佣兵团好。”阿骨打一看星辰拿出了钢针,就知道出事了,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星辰肯定知道是他指使那个小佣兵干得了。



星辰没说话揉了揉鼻子,他在等阿骨打的下文,阿骨打接着道:“星辰团长,你真的认为杜鲁斯是真心帮你的?”



阿骨打冷哼了一声:“星辰团长,不是我说你,你是太善良了,你也太年轻了,世上人心最难猜,他杜鲁斯怎么就突然转性了,这个我相信团长你也看出来了吧!竟然能请得动兰斯诺帮他说好话,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看星辰点点头,阿骨打继续道:“我相信团长你应该问过塔吉斯吧,兀术金请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你,并且还清楚你表面上的实力,他一个草原上的人为什么这么清楚你?要知道你才刚刚来帝都,肯定有人通风报信,要不然……。”



阿骨打的意思很明显,他在怀疑杜鲁斯就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这些星辰都考虑过了,阿骨打说的这些并没有令星辰很惊讶。



星辰揉了一下鼻子道:“继续,我听着呢!”



阿骨打心里一惊,星辰刚才漫不经心的表现,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星辰根本什么都没听懂,没听进去,第二种就是刚才他说的一切星辰早就想到了,是懒得听他在重复。一个龙骑士有可能是个傻子吗?不是第一种就是第二种,如果是第二种阿骨打就不得不考虑下面该怎么说了,想混过去是不可能的了。



今天更新6000字完毕,求鲜花!谢谢大家的订阅.请大家加龙语法师书友群 群号是:1898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