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暗 战】(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六章【暗 战】(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哗哗”



“呼呼”的寒风刮在窗户上,刮得窗纸“哗哗”作响。



阿骨打继续道:“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金币佣兵团,你想杜鲁斯肯定有问题,如果不把事情搞大一点,杜鲁斯他抢在我们之前,或者偷偷向兰斯诺将军诬陷我们,我们可和兰斯诺将军没什么关系,到时他肯定会帮杜鲁斯,如果他真的听信了杜鲁斯的话,又或者…他…他们本来就是一起的,那我们岂不是……。”阿骨打咬了咬牙。



“你怀疑兰斯诺将军?”星辰使劲捏了一下鼻子。



阿骨打沉思了一下抬头道:“其实你也在怀疑,对吧!我们都知道以巴格达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弄到这么多的军械,这么一大批军械要说兰斯诺一点都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比较聪明,现在全推到巴格达身上了。”



“我看未必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兰斯诺将军为什么会怀疑巴格达是他人杀人灭口?他应该说巴格达是自杀才对。这可不合常理。”星辰道。



“星辰团长!你真的这么认为吗?正是太不合常理了,所以才有问题,这正是兰斯诺的聪明之处,反证也没找出来什么他人杀人灭口的证据,更何况那天在地牢里杜鲁斯说那样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受兰斯诺指使的,这种伎俩我想团长不会不知道吧。”阿骨打分析的很有道理。



星辰暗自冷笑,阿骨打虽然分析的有道理,但他绝对没说实话,就在刚刚星辰又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自已留了一条小尾巴,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人抓住,说不定这正是阿骨打所期望的。



安静……



…………



星辰越是不说话,阿骨打越是感到压力骤增,房间里静的可怕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星辰揉了一下鼻子,眼睛看着窗外像是自言自语道:“我是一个小佣兵,普通的小佣兵,我不想卷入到一些家族之间的争斗中,即使我是一个龙骑士,金币佣兵团的实力也不可能和帝国最大的家族相抗衡。



可有些人偏偏不这样想,总想利用我们金币佣兵团来把武穆关的这池水给搅混了,他好混水摸鱼,或者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我们金币佣兵团以后的下场,或者我们金币佣兵团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



我再次声明一下,我只是一个小佣兵,一个普通的小佣兵,虽然我很同情一些人,但我无能为力,我只是一名小佣兵,你明白吗?”最后一句话星辰转过头看着阿骨打。



“明白!……不……。”



阿骨打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星辰突然转变话题一下子把阿骨打打了个措手不及,脱口而出的话是不可能再收回来了,没想到星辰还是看出来了,虽然只是怀疑,但自已刚刚脱口而出的“明白”两个字却无疑是帮星辰确认了。



“星辰团长!我……”阿骨打还想争辩却被星辰打断了。



“别叫我团长了,直接叫我星辰就可以了……,我可不敢当你的团长。”如果以前是猜测,怀疑,那么现在终于证实了以前的猜测是对的,阿骨打的身份……。



“好!星辰!”阿骨打脸上有些不自然,干笑了两下:“先说一声很抱歉,对不起,我一开始就隐瞒了我的身份,但我对金币佣兵团绝无恶意,我隐瞒身份也是为了金币佣兵团好,毕竟……你也知道…。”



“是啊!我知道,你对我们金币佣兵团绝无恶意,在关外要不是你,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金币佣兵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人的棋子供其利用而已。”星辰狠狠地揉了一下鼻子嘲讽道:“娘的,不透气真不舒服,就是不知道这棋子还能用多久,我是怕这棋子一个回合下来,说不定就被人家给吃的一点不剩了。”



阿骨打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不知道为什么星辰刚开始时说话很明显还有点顾虑自已,现在却突然来了个大转变冷嘲热讽起自已来了,仔细想了一下自已自从加入佣兵团做事一向都很小心,没有什么地方做了对不起金币佣兵团的事,这也是就是现在,如果放到以前,哼!谁敢在自已面前说这样的话?



星辰这样说分明上想激怒自已,但他这样做对他自已有什么好处,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像他自已所说的,他只是一名小佣兵?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不应该激怒自已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阿骨打心里虽然生气,脸上却不得不装出委屈的样子:“星辰,我承认我隐瞒身份不对,我是想得到你们的帮助,但我真的对金币佣兵团绝无恶意,一点都没有,从我加入金币佣兵团,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金币佣兵团的事!”



“真的没有?哼!”星辰冷笑一声:“这一次你为什么欺骗小吉米让他做这件事,你难道不知道事闹大会对金币佣兵团有多大影响?你上面说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杜鲁斯那个家伙虽然不是东西,但以我龙骑士的身份,他绝对不敢诬陷我,还是…还是你的本意就是想让这件事闹大了,让兰斯诺下不来台,我知道你在怀疑兰斯诺,正好可以利用一下这次的军械事件,即使搬不倒他,但至少也能让他手忙一阵子,是不是?”



阿骨打表情有些激动,微怒道:“星辰,我承认我隐瞒身份不对,但这次我真的是替金币佣兵团考虑,你是不是罗兰人?你难道真的相信这件事是巴格达做的?他有这个能力吗?如果他兰斯诺没有关系的话,这批军械能顺利运出武穆关吗?还是你真的相信了兰斯诺那天的举动?我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关外的五千兄弟为什么到了现在家国不容的地步,还要冒着生命危险阻止这批军械运出罗兰帝国?为什么?你知道吗?



星辰,我可以告诉你为了什么,因为我是罗兰人,关外的五千兄弟也是罗兰人,即使罗兰帝国对不住他们,他们一样会这样做,就是因为我们都是罗兰人,身为罗兰人,宁愿罗兰负我,我也绝不负罗兰。”阿骨打的这几句铿锵有力,落地有声。



“哼!”阿骨打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冷笑一声:“星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在看错了你,你是一名龙骑士,罗兰帝国的第三名龙骑士,我只是一名五级灵兽骑士,论实力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关外的那五千弟兄也不是你的对手,你大可以现在就抓住我,让你的龙去灭了关外的五千弟兄。



然后去找兰斯诺大将军领赏,相信以你龙骑士的身份,升官封爵那绝对不成问题,将来的成就说不定比兰斯诺还要高,一辈子的荣华富贵,美女香车享之不尽,金银财宝用之不完,比你现在的佣兵团可强太多了,怎么样?星辰团长!八级魔法师,八级武者,龙骑士星辰阁下,动手吧!难道你还怕我这个五级灵兽骑士?”



房间的气氛一下子紧张下来,两个人四目相对,似乎随时都会爆发,出乎意料,星辰并没有生气,更没有向阿骨打出手,虽然他绝对有把握抓住阿骨打。



星辰左手放在鼻尖上,喃喃道:“好!说得好!说得太好了!宁愿罗兰负我,我也绝不负罗兰,但……。”



星辰的左手从鼻尖上放下捏起了桌子上的钢针,向桌面敲了下去,发出“叮!”的声音:“你也不用激我,你知道我是不会那样做的,如果我那样做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如果我那样做的话也不会今天把你叫到这里。



我是罗兰人,你说得对,每一个罗兰人碰到这种事一定要挺身而出,不为别的,就只为自已是个罗兰人,但我也是一个佣兵,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佣兵,金币佣兵团是我的一切,是一切,包括我的生命,我不想某人暗中利用我,利用我的金币佣兵团,拿我和我的金币佣兵团当枪使,当炮灰。”



“叮,叮!”钢针不紧不慢地敲在桌面上。



“娘的,鼻子又不通了。”星辰重重地捏了一下鼻子:“恭喜!恭喜你成功了。你很成功地把我和金币佣兵团绑在了你身上的绳子上,我们现在成了一根绳子上的草虫,你说对吗?”



阿骨打瞳孔渐渐放大,刚要张口,星辰接着道:“我相信过两天,或者是明天,又或者是现在,兰斯诺不会看不出来那两匹马被人动了手脚,等他想到这里,自然就会去查,我想他一个武穆关将军不会查不出来那两匹马的主人……,然后,他应该就是会去弗朗西斯走一趟……,然后就会发现那两匹马身上的伤口……,然后就会问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绝对守不住秘密,肯定会对兰斯诺讲前两天有个金币佣兵团的人在这两匹马身上发现了两根钢针……,再然后……。



我想这就是你这样做,把这件事闹大的目地吧!只是我到现在才想起来,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不该派凌云去调查这件事的,可能是我的好奇心太重了吧!,我那时应该马上离开武穆关才对,你说呢?不对!即使我离开了武穆关,以后还会有人拖我趟这池混水,还会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应该是这样吧!没错吧!”星辰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在讲一个和他毫不相关的故事。



今天天第一章到,求鲜花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