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暗 战】(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暗 战】(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星辰像是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可听在阿骨打耳朵里像一颗炸雷“轰”的一声。阿骨打的目光开始四处游荡,不敢再和星辰对视,星辰的这几句话完全说中了他的心事,自从在关外发现星辰是一个龙骑士后,他就在想办法,怎么样才能使星辰死心塌地地帮助自已,怎么样才能把星辰和他牢牢地绑在一起。



这么久的相久,星辰的性格阿骨打十分了解,以星辰的性格,即使他将自已的最后一张王牌亮出来,他也没有十分的把握让星辰死心塌地地跟着他,星辰的性格是外圆内方,方的那一块就是他的底线,正像是星辰说的那样,他是一个佣兵,只是一个佣兵,绝对不想趟进这池混水。



果然星辰后来的做法和他想的一样,准备悄悄将军械交给兰斯诺处理,自已置身度外,还做他的小佣兵,说不定就会马上回帝都,而这样以来他做的这一切不都白费了?



本来阿骨打他一开始想自已做,但后来灵机一动,利用金币佣兵团的人去做其不是更好?一举两得,既可以暴光军械的问题让兰斯诺忙上一阵子,还会让兰斯诺怀疑到金币佣兵团身上,到时金币佣兵团不就和自已站在同一条战线了?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小吉米做的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好,他还有点担心小吉米是不是做的太好了,到时兰斯诺查不到线索,就不会怀疑金币佣兵团,如果真是这样,这一次就白忙活了空欢喜一场,还会令星辰更加怀疑他,但现在星辰派凌云去调查,正好给兰斯诺留了一条尾巴,不愁兰斯诺会抓不住这条尾巴。



没想到现在星辰竟然看出来了,这叫他如何不吃惊,星辰才是一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小孩,可今晚星辰给他的表现,哪里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叮叮!……。”



钢针一下一下敲在桌面上,钢针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像是一个频死的老人最后的呼吸。



“你的真实姓名叫什么?”星辰盯着阿骨打像是要看穿阿骨打内心的想法,他就在刚刚才想起来这个严重的问题,真有些后悔叫凌云调查这件事,阿骨打这样做无疑是把金币佣兵团往火坑里推,刚才竟然还信誓旦旦说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金币佣兵团的事,想起这个星辰心里就是一阵无名火,武穆关的水也太深了,一不小心便会掉下去再也浮不起来。



令他不解的是,红胡子艾达为什么要暗示他来武穆关,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这里的情况?白羽为什么也对武穆关这么感兴趣?心里想着,嘴上接着道:“我被你利用了这么久,总得让我知道是被谁利用的吧!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阿骨打继续躲着星辰的目光,望着窗外:“对不起,其实我不说出来,对你,对金币佣兵团还要好一点,如查我真的说了出来,那你就再也脱不了身了,再说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现在我不说出来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即使这件事以后暴露了,你还有回转的余地,你认为呢?”



阿骨打虽然被星辰看穿了,心里感到震惊,但也只是震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木以成舟,除非星辰不管手下人的死活,星辰是龙骑士可能没什么事,但手下的普通佣兵可逃脱不了干系。



“叮!”钢针最后一次敲在桌面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钢针断为两截,一半捏在星辰的手中,另一半却射向阿骨打,阿骨打根本就来不及躲闪,所幸半截钢针只是擦着阿骨打的耳边飞了过去,即使这样阿骨打也被吓了一跳,跳了起来:“你……”



星辰头也不抬道:“我再次声明,我只是一个小佣兵,我绝不允许有人对金币佣兵团不利,这次的事因为有草原联盟参与,我也是一名罗兰人,我也很同情你和你关外的弟史,我可以原谅你,但绝不允许有下次,你们家族的是你们自已解决,我不想参与,也不能参与,金币佣兵团还不够资格陪你们玩这个游戏,我是团长,我要为金币佣兵团的每一条性命负责,我们都只是佣兵,所以……”



星辰抬起头,射出两道坚定的目光:“所以……为了金币佣兵团,你…你必须离开!”



“什么!你让我离开金币佣兵团?”阿骨打这次可真的吃惊了。



“对!你必须得离开,我们金币佣兵团玩不起这个游戏。”星辰一字一顿道。



阿骨打低头来回踱了几步,抬头道:“星辰,你应该知道,即使这次兰斯诺查到金币佣兵团头上,只要我们不承认,以你龙骑士的身份,他兰斯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现在的样子,没人能知道我的身份,不错,这世上是有一种暗黑曼陀罗的花能改变一个人的容貌,但是却很容易被人识破,只要用一种特殊的药物混在水中洒在这个人身上就能使暗黑曼陀罗丧失作用。



而我,我敢保证,这世上没人能识破我的身份,包括你星辰,即使是现在你也不敢十分肯定我的身份,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一辈子保持我现在这个样子。所以你根本就不必担心兰斯诺抓到我的证据。”



阿骨打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不错,我之所以加入金币佣兵团是有目的的,想得到你们的帮助,在你完全信任我之前,我不能将所有的实情告诉你,关系太大了,一步走错我便永远都不能翻身了,你现在赶我走?难道你就不怕我出去乱说?到那时,即使你没事,你的手下这些普通佣兵可逃脱不了干系。”



星辰两眼射出两道寒光,盯着阿骨打,阿骨打从来没有见过星辰这样的表情,星辰的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他这时的笑和平时的不同,笑得阿骨打从骨子里冒冷气:“为了我们金币佣兵团我必须这样做,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们只是佣兵,我们只想过的生活好一点而已,不要用他们的性命来威胁我,哼!我相信你不会这样做的,你说是吗?”



房间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阿骨打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四目相对。



唉!阿骨打首先顶不住了叹了一口气,“星辰,你真的这样决定了?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是!为了金币佣兵团,我必须这样做。”星辰冷冷道。



阿骨打来到窗户边上,回过头来无奈地朝星辰笑了笑,这时阿骨打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看样子并不是很担心,难道他还有信心留下赖在金币佣兵团不成?



“星辰,其实我来金币佣兵团,还有一个原因,是一个人让我来找你的。”阿骨打慢条斯文道。



“什么!”这一句话便破了星辰积蓄了很久的气势。



阿骨打接着道:“原本我是不想说的,因为我想靠我自已让你帮助我,可是我太高估我自已了。那人曾和我打赌,他说以你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帮助我,我当时不信,只不过……现在我信了,我输了。”



“谁?”刚才星辰都在想这个问题,当时阿骨打加入佣兵团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已是个龙骑士,说实话当时金币佣兵团的名气虽然很大,但没有人会认为他们的实力会很强,阿骨打怎么会偏偏选中金币佣兵团?



阿骨打其实现在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那个人曾说过,星辰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以星辰的性格,那个人的话也不一定管用,如果他能获得星辰的好感,或者能让星辰同情他,相信他,或许还有可能。



只不过他现在没办法了,只好拿出这张王牌,要不然还真就没机会了,如果他真的离开佣兵团,那就更得不到星辰的帮助了。



“那个人就是……”阿骨打轻轻吐出几个字。



星辰像被雷击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绝对没想到阿骨打所说的那个人竟然是……,打死他也不敢相信会是……。



“星辰团长!其实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恐怕我早就去冥界了,现在你还认为我是在单纯的利用你吗?其实你就是他推荐给我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吧!”阿骨打见星辰陷入了沉思,目光转向窗外,天已经快亮了,外面的风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几天都没有看到太阳了,今天可真是个好天气,太阳早早就露出了笑脸。



是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会不会是阿骨打撒慌?星辰马上就否定了这个念头,阿骨打既然能说出他的名字,和那一句话,应该不会有假。他让阿骨打找自已究竟是什么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已只顾着想这件事,倒忘了阿骨打了,抬头道:“你现在也不要高兴太早,你既知道他和我的关系就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件事也不是只关系到我一个人,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是一个小佣兵,我要为金币佣兵团所有的人负责,在我没有决定以前,你可以留下,但绝不允许再出现类似这样的事情,否则……”



今天第二章到,6000字更新完毕,求鲜花收藏,请加龙语法师群1898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