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生死一息】(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生死一息】(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羽,不要理他,我们走。”良辰美景拖着白羽就想绕过去。



“慢着!鲁克”斯帕克朝鲁克勾了勾手指头。



“到!统领大人。”鲁克跑到斯帕克面前。



“去把那个残废脸上的破玩意儿给我搞下来,我倒要看看这个残废的家伙脸上是不是也是残的。”斯帕克就是为了在良辰美景面前扫白羽的面子,哪容得他们离去。



“是,统领大人!”鲁克抬手向白羽的脸上伸去,想要把白羽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良辰美景一看要发生冲突,刚要上前拦住鲁克,斯帕克早就料到了,一个眼神,旁边的禁卫军冲上去挡在良辰美景和白羽中间。



纵观白羽一生从来就没有后退过,如果是老年哈伯或者是凯罗可能还会为了金币佣兵团暂时向斯帕克低头,可惜斯帕克碰到的是白羽,鲁克的手还没有碰运气到白羽脸上的面具。就是“啪!”的一声,鲁克被白羽一脚踢飞了出去,这还是白羽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就这一脚,鲁克不死也得重伤,即使是这样,鲁克也飞起两米多高重重摔在地上,门牙磕掉了两颗。



“锵!锵!”



周围的禁卫军一看,啊!白羽竟然敢还手,都抽出了兵器,刚要冲上去围攻白羽,被斯帕克拦了下来,斯帕克要的就是白羽出手,如果白羽不出手他还真找不到理由扫白羽的面子,斯帕克可不傻,毕竟白羽是罗兰大帝亲自封的男爵。



“好!好!”斯帕克边鼓掌边道:“白羽男爵大人,我手下也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真实面目,你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别只会欺负普通人,哼!”



“你—想—怎—么—样!”白羽冷冷道,声音没有一点波动。



斯帕克一看白羽上钩了,他要得就是这句话,这样自已就可以名正言顺和白羽决斗了,金币佣兵团除了龙骑士星辰,其他人斯帕克还没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个残废。说道:“白羽团长,既然你是佣兵,那我们就按你们佣兵的方式解决,现在我诺顿家族斯帕克,禁军统领以个人的名义,向你白羽副团长挑战,如有死伤,双方后果自负。怎么样?白羽男爵大人你接受挑战吗?”



“羽,不能答应!就是羽我们走不要理他们,你可是陛下刚封的男爵,看他们敢不敢对你怎么样?”良辰美景想得比较多,白羽是男爵,如果白羽不出手,量斯帕克也没这个胆量硬逼白羽动手。



白羽迟疑了一下,斯帕克明显就是来找茬的,躲是躲不过去的他也知道如果激怒的斯帕克对金币佣兵团的影响会很大,虽然金币佣兵团现在表面上在帝都风光无限,但比起罗兰帝国的诺顿家族,实力相差太大了,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斯帕克冷笑一声:“怎么了?怕了,不敢吗?金币佣兵团的人全是胆小鬼,哼。”斯帕克转头朝着属下大笑道:“看到没有,胆小鬼,白羽男爵大人,要是不敢的话,你从这跨下钻过去,我就放你一马,哈哈!”



斯帕克属下的禁卫军也跟着起哄哈哈大敌:“是啊,从我们家统领大人的裤档里钻过去,我家大人就会放你一马。哈哈……。”



“哼!你—要—战—我—便—站!”白羽冷冷道,在他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怕这个字,在暗黑魔龙尼古拉斯面前白羽都不曾后退,更何况是这个斯帕克。



“羽,不要!就是,羽,我们走!”良辰美景扯了一下白羽,白羽纹丝不动,白羽能后退吗?不能,因为他是白羽,白羽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一生都不能胆怯后退。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斯帕克生怕白羽听了良辰美景的话反悔,先用言语将住白羽。



白羽冷冷道:“我—接—受—挑—战!”



“羽!……”良辰刚要再劝白羽,却被美景拦住了。既然白羽已经答应了,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了,不过美景也有自已的主意,转头对斯帕克说道:“统领大人,你刚才可说了,你是以你个人的名义,可不管你们家族的事,如有死伤,不可能仗着你家族的势力欺负我们。”



“好!这个还用你们说?如果他不小心杀了我,我觉不会让我家族参与这件事,也不会抱负金币佣兵团!这样总可以了吧!”斯帕克心说我还会败在一个残废的手里?



“这还不行!”良辰也明白了美景的意思。



“怎么不行,到底怎么样才行?”斯帕克不悦道。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你要把你刚才说的话写下来,签字画押!对!还要写下决斗书,恩!我们就当公证人。”良辰美景一人一句道。



“行,可以。不过白羽也得签上名,到时候如果死了可不管金币佣兵团的事”斯帕克心想这样也好,不如等会就趁机杀了白羽,他还真有点怕星辰会找他算账。叫属下找来纸和笔写好决斗书,签上自已的名字递给良辰美景。



白羽也同样签上了自已的名字,交给良辰美景保管。



禁卫军马上就替斯帕克清开了场子,大路中间空出一大片空地,良辰美景偷偷给了一个路人一枚金币,让那名路人马上通知金币佣兵团的人。



冷漠的白羽拨出腰上的软剑,身上骤然爆发出一股杀气,空空的左袖筒无风自动,乌黑发亮的魔神面具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寒光,良辰美景的双手紧紧抓在一起,斯帕克的实力很强,不知道白羽能不能战胜他,两姐妹相互看了一眼,已经打定了注意,只要白羽一有危险,两个人就会上前营救,即使是和诺顿家族为敌也再所不惜。



“统领大人,一定要杀死这个残废。”禁卫军齐声喝道,为斯帕克加油。



斯帕克使劲甩了甩长发,摆出一个很酷的造型来到白羽面前。说道:“白羽团长,现在你后悔还来的及,要不然等会我不小心杀了你,那她们…哈哈可就归我了。”斯帕克瞟了一眼良辰美景,见她们关心白羽的样子心中就有气。



“废—话!”白羽从来不说废话,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有种令人无法小瞧的气势。



斯帕克虽然狂,但也不敢小瞧白羽。先下手为强手中长剑带着火系精灵元素朝白羽的胸口刺去,斯帕克手中的长剑竟然是被火系魔法加持过的魔法剑。



长剑划光一道红光,红色的剑气滋滋做响,剑气!只有达到高级武者才会有的剑气,良辰美景心里一震,这才五年斯帕克就突级了六级,达到了七级实力的武者。



白羽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虽然断了一条手臂,但对白羽的整体实力并没有影响多少,两个人一来一往战在一处。



大路上早就围满了人,把这条路堵得水泄不通,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是人气最火暴的金币佣兵团的副团长,一个是罗兰帝国头号家族刚上任的禁军统领,一黑一白两条人影在大路上展开了决斗。



斯帕克越打越心惊,他也是今天才突破的七级武者,二十岁左右便达到七级武者的实力在整个罗兰帝国也屈指可数,虽然白羽带着面具看不出年龄,不过传言白羽比自已可小,怎么也有七级的实力?



虽然白羽只有一条手臂,但他的实力非但没有受到影响,大概是受到了刺激,出招越来越狠,准,诡疑,空空的左袖筒在白羽身形的晃动中呼呼作响,就像是一条长鞭,一开始斯帕克没留意,被白羽的袖子打了几下,力道非常大,到现在斯帕克的背上还在隐隐发痛。



剑,兵器中的王者,被大众视作有智慧、有内涵、有身份的兵器。在帝都即使是一些不懂武技的贵族也会随身佩带一把长剑做装饰用,剑根据不同的造型和特点也分为好几种:单手剑,双手剑,中型重剑,大型重剑,……等等。



一般的剑都是硬质的,软剑是一个很冷门的剑,很少人用,也比较难练,不容易控制,在斯帕克的印像中就只有一个人用这种软剑,没想到今天又碰到了一位。



兵者,奇正相辅,防为正,攻为奇。



以前的白羽,出手招招进攻,讲究的是以攻代守,虽然犀利,在他的强力攻击下,很少人能支撑得下去,但是,一旦对方抵住了白羽的攻击,接下来白羽就处于被动了。



现在的白羽和以前却不同了,虽然他的剑招还是一样的“狠,准,诡。”一味的进攻,从不回防,但不同的是,那条空空的袖子宛若一条暗龙在白羽身前形成一道防护网,隐隐散发着一股黑气,和斯帕克的魔法剑竟然能擦出火花,发生“锵锵”的金属碰撞声,而白羽右手的长剑往往透过防护网从斯帕克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就好像是一个人手持两把兵器,一攻一守,无形中白羽竟暗合兵者之道,奇正相辅,防为正,攻为奇。



斯帕克越打心越惊,竟然占不到一点便宜,攻又攻不进去,防又防不住白羽诡疑的软剑,越打越吃力,白羽的软剑招招刺往他的要害,一点都不留情面,这是斯帕克没有想到的,凭他家族的势力白羽好像是和他有仇一样竟然招招想要他的命。



其实这倒也不能怪白羽,白羽的性格就是这样,一进入战斗,身体和各部份机能都进入最好的状态,这是他长久以来形成的习惯,白羽现在并不想杀死斯帕克,他也知道如果现在就杀了斯帕克,肯定会给金币佣兵团惹怒诺顿家族这个大麻烦,他这样做是想逼斯帕克认输。



但斯帕克怎么可能在良辰美景,在众人面前向白羽认输?一向高高在上,自从他实力大增之后,在同龄人面前从来都没有输过,做为罗兰帝国头号家族的人,也不容得他向白羽认输,一边咬牙坚持着,一边悄悄向旁边的属下使眼色。



那个叫鲁克的禁卫军反应最快,手持钢刀就冲了上去,其他禁卫军一看再也不管什么决斗不决斗了,“呼啦!”一下子都冲了上去,几十把明晃晃的钢刀砍向白羽,良辰美景一看急了,不是说好一对一决斗的吗?眼见白羽陷入困境,把心一横拨出兵刃就冲了上去,再也顾不得会不会得罪诺顿家族了。



有了良辰美景的加入,几十名禁卫军根本就不是这对姐妹花的对手,好在良辰美景心里还有些顾虑,有些放不开,没敢下杀手。



白羽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空空的袖筒在身后布下一道黑网挡住身后不时偷袭的禁卫军,右手中的软剑像一条毒蛇缠住斯帕克。斯帕克本来就有点慌了,看到良辰美景也加入了战团,白羽一方实力大增,自已带得这些禁卫军也只有鲁克多少还能抵档一下良辰美景,其他人在良辰美景的全击战技之下,根本就帮不上自已的忙,更加手慌脚乱了。



“什么人,胆敢欺负我们诺顿家族的人?”一声暴喝,一个人骑着灵兽从空中落下,一枪刺向白羽。



斯帕克一见来人,心中一喜,下了狠心一定要将白羽斩杀此地,来人正是诺顿家族的二少爷,斯帕克的亲哥哥,斯达林•诺顿,斯帕克和金币佣兵团的白羽决斗的消息很快就有人通知了诺顿家族,劳伦斯生怕斯帕克有所闪失,就令斯达林骑着灵兽先赶过来。



斯达林的到来,不知是斯帕克的福气,还是他的霉气,斯达林的到来引起了白羽的警惕,一剑直刺斯帕克的胸口,想逼斯帕克后退,他好应付斯达林的偷袭,不但白羽没想到,就是斯达林也没想到,或者连斯帕克也没想到。



关于这场改变金币佣兵团命运的导火索,后世很多学者都在研究,这场战斗围观的人很多,关于这场战斗细节的资料也保存的非常详细完整,没有一个人明白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情况,当时白羽的那一剑显然并不是想杀死斯帕克,只是为了逼退斯帕克。在那样的情况下,斯帕克绝对应该是第一时间后退,然后再伺机进攻。凭他和斯达林的实力杀死白羽还是有可能的。



但当时斯帕达做出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举动,竟然不退反进,竟然迎着白羽的剑冲了上去,这么近的距离,白羽就是想收剑也来不及了。



“扑哧!”



白羽的软剑根本就不用费力就刺进了斯帕克的胸口,也不能说是白羽刺进去的,分明就是斯帕克主动送上来的,直到斯帕克感觉有什么东西刺进了自已的身体,这时斯帕克脸上竟然出现了惊鄂的表情,按常理说他既然主动冲上来,以他的实力根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其实他如果真想躲,白羽肯定不会这个时候就杀了他,只要他想躲,哪怕给白羽一点反应的机会,他也不会就这么死在白羽的剑下。



即使是以冷静著称的白羽也被斯帕克的这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惊住了,迟疑了一下,斯达林•诺顿还在空中,眼见弟弟斯帕克惨死在白羽的剑下,心中怒气直冲脑顶,大喝一声:“白羽,还我弟弟命来。”



四米多长的骑士长枪被怒气冲天的斯达林灌入了全部的斗气,枪尖瞬间变得通红,几乎快要被炽热的火属性斗气熔化,“滋滋”作响,冲着白羽的面门一枪扎过来。



白羽就觉得一道热浪扑面而来,即使有魔神面具的的隔挡,脸上仍感到发烫,急速后退,同时空空的左臂袖筒化做一条暗龙缠向斯达林的骑士长枪,右手软剑瞬间被白羽灌入斗气崩直在身前布一下道防护网。



“锵!锵锵!”



斯达林愤怒的一击,力量简直是惊人,就是白羽也阻挡不住,再也握不住手中的软剑。“嗖!”地一声飞了出去,化做暗龙的袖子缠在斯达林的骑士长枪枪尖上,也只是使斯达林的骑士长枪略微停顿了一下,居高临下,斯达林愤怒的一击,加上人和灵兽全力的冲刺力,暗龙瞬间燃烧了起来。



白羽退的速度虽然快,但也比不上斯达林这一枪的速度,枪尖晃动化做点点星光下刺白羽的面门,手中没有软剑,左臂的袖子还在继续燃烧,斯达林这一枪的威力太大了,一道热浪将附近的禁卫军掀翻在地,良辰美景后退十几步才稳住身形,眼看白羽将要死在斯达林的枪下,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两行透明晶莹的泪水从眼眶中流了下来。



5000千字更新,请大家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