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四章【帝都龙呤】(下)
章节列表
第八十四章【帝都龙呤】(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嗷嗷!”



兰斯诺骑着灵兽带着一千帝都守备师从远处赶来,帝都上空上演龙骑大战,龙呤声整个罗兰帝都的人都能听见,兰斯诺还不清楚怎么回事,由于围观的人太多,兰斯诺的一千士兵根本就进不去,不得已兰斯诺只好下令驱散人群。



“大哥!三弟他…他…。”斯达林倒在灵兽身上,现在的他已经无法直起身子了,全身是血,一句话没说完眼泪便掉了下来。



“二弟,三弟他怎么了……。”兰斯诺惊道。



“大哥!快…快去给父亲帮忙!三弟被那金币佣兵团的白羽给杀了。”说到白羽两个字,斯达林牙咬得“咯咯”作响。



“什么,三弟他…白羽?”兄弟心连心,刚才他还在疑惑星辰怎么和父亲打上了,难道父亲不知道二皇子殿下他……?猛一听到三弟的噩耗,两眼发黑,差点没从灵兽背上摔下去。



“星辰!我待你不薄,你为何……。”愤怒的兰斯诺提枪冲向空中,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楚了,一枪刺向白羽。



兰斯诺八级灵兽骑士,他的加入白羽立刻险象环生,白羽本来就对兰斯诺没什么好感,也不答话,在兰斯诺的长枪将要刺中他的那一刻躲开了。



星辰一看白羽有危险,赶了过来挡住兰斯诺,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再好的交情也没用了,再说星辰对兰斯诺一直抱有戒心,相信这件事绝对不是白羽先挑起来的,不过看现在双方的实力金币佣兵团可落在下风,如果兰斯诺下令帝都守备师攻击下面的普通佣兵,后果不堪设想。



“大将军,可否让令尊先停手,弄清事情的真相,如果是我们的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星辰还是抱着一试的想法,现在战况对佣兵团越来越不利,一个不好,金币佣兵团就有可能从此消失。



“哼!兰斯诺,快给我杀了白羽,有什么好说的,杀人偿命,今天一定要把金币佣兵团的人杀光,来为你三弟陪葬,哇…哇哇!气死我了!”劳伦斯有心杀白羽却被凯罗死死缠住,气得哇哇大叫。



兰斯诺还未答话,又是一声龙呤,帝都又出现一名龙骑士。



龙骑士,又出来一名龙骑士,远处围观的众人惊呆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帝都一下子出现了四名龙骑士,塔吉斯也被他们误认为是龙骑士了。



“哼!谁说要将金币佣兵人杀光?”人未到声先到,声音哄亮,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啊!岳大公,你不是……。”兰斯诺怔住了。



人的名树的影,白发老人正是前罗兰帝国头号家族武穆家族的族长,岳关山大公爵。岳关山大公,两朝元老,现在罗兰帝国的很多高级将领,都是他的学生,就是现在的罗兰大帝也是他的学生,如不是图谋造反,他的威望在罗兰帝国无出其右。



岳大公爵的到来,就是劳伦斯•诺顿,也忌惮三分,停止了攻击,双方暂时分开了,凯罗轻出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实力单挑劳伦斯•诺顿还是很吃力的。



“岳大公,别忘了你现在还是带罪之身,虽然陛下的恩典留你一条狗命,难道你现在还想包庇金币佣兵团不成?”劳伦斯狠狠道,不过言语间对岳关山还是比较尊重的。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只是他如何也没料道金币佣兵团的实力会这么强,一名龙骑士,一名独角兽骑士,还有一个骨龙骑士,这还是一个九级佣兵团的实力吗,本想就是这六十名灵兽骑士全部死光,也要杀死白羽为自已的儿子报仇,但现在岳关山的到来,改变了战况。



“岳大公?武穆家族的族长?”星辰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阿骨打,阿骨打的眼神中明显有点激动,甚至眼圈都有点湿润了,不过岳大公似乎并没有多看阿骨打。



岳关山大公一头白发飘在身后,不愧是罗兰帝都排名第一的龙骑士,即使在名人榜上,也排在第七十三位,比斯巴达克还要靠前。武穆家族的倒台,岳大公的脸色显得比较憔悴,两个眼眶深深地陷了进去,不过岳大公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十分惊人,就只凭他一到,劳伦斯•诺顿就停止了攻击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当年岳关山大公的威名有多强胜。



“劳伦斯,你也这么大岁数了,竟然欺负几个后辈,哼!也不怕被人笑话。”岳关山大公字字如雷,中气十足。



“岳关山,我的事要你管?他金币佣兵团星辰仗着是龙骑士,纵容手下白羽杀死我的儿子,我难道不该报仇?”劳伦斯咬牙切齿道。



“哈哈!该!该杀,你那三个儿子没一个好东西,仗着你的势力在帝都做威做福,就是他们不杀,我也会替你管教一下!”岳关山竟然笑了,他们一直是死对头,从一生下来就注定了。



“你……”气得劳伦斯•诺顿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晕过去。



“星辰,做得好,不错,哈哈!”岳关山仰天大笑眼眶湿润了,两行浑浊的眼泪流了下来,这一年多来,终于出了一口闷气。



“岳关山,你这叛贼!气死我也,即便陛下恩典不杀你,今天我也要先杀死你,再将金币佣兵团的人全部杀光。”劳伦斯•诺顿咆哮如雷。



“就凭你?”岳关山不屑地看了劳伦斯一眼,丝毫没把劳伦斯放在眼里:“劳伦斯,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打败过我一次,哪一次不是被我打得鼻青脸肿,就凭你也想杀我?连几个后辈都打不过,哼!哈哈……,你还是省省吧,免得把老命丢在这里。”岳关山继续羞辱劳伦斯。



“哈哈!好!好!好!”劳伦斯怒极反笑:“岳关山,你为什么要护着金币佣兵团的人?难不成金币佣兵团和你有关系吗?听说你唯一的小孙子还在被帝国通辑,难不成就隐藏在金币佣兵团团里面?”



岳关山脸色微变,不过瞬息便恢复了正常,说道:“哈哈!劳伦斯你还真会罗织罪名,这果然是你的风格,杀不了金币佣兵团的人,现在又给人家编织罪名,哈哈!我和金币佣兵团可没什么关系。”



“你胡说!”劳伦斯•诺顿暴喝一声,突然一枪刺向阿骨打,谁也没想到劳伦斯•诺顿会突然袭击阿骨打,阿骨打只是一名五级灵兽骑士,哪里是龙骑士的对手,掉头就跑,同一时刻,星辰,凯罗,白羽,岳关山大公,四个人挡在了劳伦斯•诺顿的面前。



星辰心中一惊,难道劳伦斯•诺顿发现了什么?不过马上就释然了,在关外的时候,阿骨打和关外的五千岳家黑骑的关系,连自已都能看出来,老奸巨滑的杜鲁斯不会看不出来,想起回帝都时兰斯诺说的那句话,就明白了,一定是杜鲁斯那混蛋告的密,既然兰斯诺知道了,劳伦斯•诺顿这样说也不奇怪。



“哈哈!还说没关系,看你紧张的,岳关山,老贼,你给我听好了,现在你退去,我可以不追究这件事,否则今天我要替陛下辑拿叛贼。”如果今天不是为了报仇,劳伦斯•诺顿一定拿下阿骨打,斩草要除根,岳关山的性格他非常了解,是绝对不会背叛罗兰帝国的,只要他以帝国的身份辑拿叛贼,岳关山绝不会和自已为敌。



可是事实出乎他的意料,岳关山笑道:“劳伦斯,我看你是想报仇想疯了,罗织罪名,给金币佣兵团定上莫须有的罪名,哈哈!今天我还非要管不可。”



劳伦斯•诺顿一咬牙:“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帝都守备师听令,辑拿叛贼阿骨打,金币佣兵团包庇叛贼,罪在不敕,一个不留全部给我杀了!”



兰斯诺带来的一千帝都守备兵和诺顿家族的八百私军一下子把金币佣兵团和三百多名海克少年包围了起来。



“谁敢!我星辰伯爵在此,谁敢再向前一步,定将血溅五步!”星辰挡在金币佣兵团前面,龙枪斜指帝都守备士兵,星辰第一次动了真怒,金币佣兵团可是他的生命。



龙骑士星辰散发出强烈的杀意,已经将龙枪放在枪架上面,高声呤唱魔法咒语,“!•#¥¥……冰之结界!”



一个透明的冰晕出现在金币佣兵团佣兵的上方。



“海克少年!为凯罗团长报恩的时候到了,准备!”步非烟,步非尘一声令下,三百名海克少年,手持竹剑竹枪三个人一组排开了阵势。



“魔法准备!”凯罗也下了命令,底下金币佣兵团的佣兵面对近两千的官兵,没有一点迟疑,从怀中掏出了魔法卷轴。



凯罗,白羽,阿骨打,塔吉斯浮在金币佣兵团佣兵上方,防备着诺顿家族灵兽骑士的偷袭。



诺顿家族的几十名灵兽骑士个个端起骑士长枪斜指底下金币佣兵团,只待劳伦斯•诺顿一声令下便俯冲下去。



双方大战在即,星辰的心越来越冷了,如今金币佣兵团又多了一条罪名,窝藏罪犯,劳伦斯•诺顿以这个理由对金币佣兵团开战,就等于他们现在是和罗兰帝国为敌。不过星辰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金币佣兵团就是他的全部,即使和罗兰帝国为敌也在所不惜。



“住手!”



远处飞来一名魔法师,罗兰帝国“魔法三杰”之一的宫廷魔法师拉斐尔赶来了。



“星辰,劳伦斯•诺顿,岳关山,陛下有旨,请三位去皇宫一趟。”拉斐尔急得满头大汗,帝都龙呤,四龙大战震惊了整个帝都,罗兰大帝不可能不知道。他可不想让金币佣兵团和诺顿家族自相残杀。



罗兰大帝介入了这件事,劳伦斯•诺顿也不敢违抗圣旨。不过他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金币佣兵团。“拉斐尔,金币佣兵团的白羽杀了我儿子,这次一定得带他去,还有那个阿骨打可是帝国的通辑犯。”



劳伦斯•诺顿绝对有资格直接叫拉斐尔的名字,拉斐尔额头上直冒汗连忙点头,天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自已活了这么多岁了,还是罗兰帝国的“魔法三杰”之一,现在才是九级魔法师,看看人家年纪轻轻就是龙骑士,独角兽骑士,这一群人没有一个是他能得罪的起的,如果劳伦斯•诺顿老候爵不听自已的话,硬要和金币佣兵团开战,他还真没办法阻止,幸好老候爵只提出了这么个条件,找星辰商量一下应该可行。



星辰自然不想现在就和诺顿家族拼个你死我活,虽然现在和劳伦斯•诺顿一起去见罗兰大帝也不是好办法,更何况阿骨打的身份是一个大问题,但如果不去,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群,和一千帝都守备师,八百诺顿家族的私军,就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即使有岳关山大公帮忙,恐怕今天也会全军覆没。



星辰面色沉重来到凯罗身边以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道:“我和白羽,阿骨打去见陛下,你带着大家先回总部,先给良辰美景治伤。”



凯罗打断了星辰的话,急道:“星辰,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和诺顿家族……,白羽怎么杀了劳伦斯的儿子?你知不知道,这一次我们惹了大麻烦了,诺顿家族可是罗兰帝国头号家族,这一次……。”



星辰苦笑一声:“我知道,我们这次惹了大麻烦,你这么久没在帝都,你走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现在也没时间和你说了,你带他们回去以后,哈伯爷爷那里有不少金币,你给大家多发点,如果他们愿意走,就让他们走,如果他们不愿意走的,就让他们全部都准备好,一是防止诺顿家族趁我们不在突然袭击你们,二是,如果…。”



星辰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这次我们去见陛下,发生了什么变故,你就带着哈伯爷爷他们逃出帝都,逃得越远越好,最好是离开罗兰帝国,去哪都行,千万不要再回来。”



“那你呢?白羽呢?”凯罗急道,听星辰的口气像是在交待后事。



星辰苦笑:“如果这次我们见陛下,陛下如果帮诺顿家族,金币佣兵团肯定得完蛋,虽然我有蓝儿,但劳伦斯他可也是个龙骑士,再者皇宫不知有多少高手,到时我尽量将白羽也带出来,如果…那个…你就按我刚才说的办。”



凯罗一听急了:“星辰,你…你这不是…,你还记得在暗黑魔域吗?面对暗黑魔龙我们不一样闯过来了吗?不行,这样我和你们一起去,凭我们三个人的实力即使…即使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也应该能闯出来。”



星辰摇摇头:“这绝对不行,我要你留在总部就是怕劳伦斯•诺顿趁我们都不在报复,到时金币佣兵团就全完了,你和塔吉斯必须留在总部,再说…。”



星辰捶了凯罗一拳笑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其实这也是我做得最坏打算,说不定我们不用跑路,有你保护哈伯爷爷,我就放心了,知道吗?凯罗,一定不能让哈伯爷爷出事。你也不用再说了,这件事和你无关,是我和白羽惹出来的,我已经决定,如果你还当我是金币佣兵团团长,就按我说的去办。”



“老塔!”星辰自从塔吉斯归顺他以后一直就这么称呼他:“老塔,这个是凯罗团长,你现在跟着他回去,一切听凯罗的,然后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就算是你再帮我最后一个忙。”



塔吉斯自从跟了星辰之后,才发现原来有朋友竟然是这么美妙的一件事,金币佣兵团好像一个大家庭,现在的他已经有点舍不得金币佣兵团了,现在星辰明显是在交待后事,他老塔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不是一个不讲义气的主,马上道:“不行!我和你一起去。”



星辰脸色一沉:“老塔,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你要是还当我是朋友的话,你照我说的办,我已经决定了。”



“哼!这只是我的最坏打算,即使真的发生这件事,我想他们也不容易留下我,你们留意一下皇宫那边的动静,一有不对,就当机立断,凭你们的实力,普通人应该留不下你们,金币佣兵团就全靠你们了,我和白羽要是冲出来就和你们会合。就这样订了,我去了!”



星辰带着白羽和阿骨打跟在拉斐尔身后,远处的皇宫就像暗黑魔域的地下城,明知前面很危险还是要进去,但为了金币佣兵团,他一定要去。



都说天才是最容易夭折的,有日升必有日落,花有盛开,也有凋谢,金币佣兵团能闯过这一关吗?



有鲜花的送点花啊!这是今天的更新,明天星期天晚上冲榜,听编辑说好像是有强推,嘎嘎,我就把昨天欠大家的给补上,把下星期一的更新提前到凌晨一点左右,这样的话,明天如果大家等晚点,就可以看到一万五千字的更新,呵呵,这下爽吧,还不送花?订阅的朋友请加群1898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