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大闹圣殿】(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大闹圣殿】(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罗兰殿



罗兰帝国最高统治权力的所在。



罗兰帝国头号家族的族长劳伦斯•诺顿老泪纵横痛哭流涕跪在罗兰大帝面前:“陛下,请为老臣做主啊!他…他金币佣兵团的团长星辰仗着陛下的圣恩,仗着自已是龙骑士纵容属下白羽杀死我的儿子,禁卫军统领斯帕克,请陛下为老臣做主下令把星辰和白羽千刀万剐。”



刚才还是威风凛凛的龙骑士,现在的劳伦斯•诺顿就像一个风烛残年刚失去儿子的普通老人,让人看起来特别可怜。



“什么!”精神有些不振的罗兰大帝直起了身子,厉声道:“星辰,可有此事!”



星辰来的路上早就问了白羽大概的情况连忙上前道:“陛下,斯帕克统领大人确事是死在白羽的剑下,但……。”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事实,星辰可不敢隐瞒,也隐瞒不住。



“白羽杀死斯帕克”和“斯帕克死在白羽的剑下。”两句话虽然大概意思差不多,但仔细分析意思可就大不同了,前者是白羽有凶手主动杀人的嫌疑,后者可就不同了,可以有很多回转的余地。



罗兰大帝显然也听出了星辰这句话的意思“哦!”了一声,等星辰继续说下去。



星辰见罗兰大帝并没有当场发怒将白羽拿下,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或许事情没有自已想的那样糟糕,稳了稳心神,用平和的语气尽量不激怒罗兰大帝,说道:“陛下,臣当时也不在现场,不过有很多人可以做证,这个事情的起因是斯帕克统领大人,不知为何挑畔白羽男爵在先,逼我们金币佣兵团的白羽男爵和他决斗。后来因为不敌白羽男爵,下令命令禁卫军群攻白羽男爵,白羽男爵无奈之下,只好自卫,混乱中失手杀了斯帕克统领大人。”



星辰这几句话说的很巧妙,首先点明白羽是陛下您亲自加封的男爵,是斯帕克有错在先逼白羽和他决斗,而后又不顾决斗规则下令围攻白羽,白羽正当防卫。点明白羽的男爵身份是指白羽的身份并不比斯帕克低,斯帕克不应该挑畔白羽,贵族中决斗是很平常的事,是受帝国法律保护的,在决斗中失手杀人,杀人一方是不会受任何责任的。



“噢!”罗兰大帝眉头一皱:“可有人证?”



星辰来时就考虑到了这一点,鲁克和几个普通民众也被带了过来。“有,陛下!你可以问他们。”



鲁克虽然是斯帕克的人,但有其他几个民众在此,他也不敢乱说,只好将当时的情形向罗兰大帝说了一遍,几个普通民众在罗兰大帝面前都吓得快尿裤子了,自不敢说谎和鲁克说的情况基本上都差不多。



劳伦斯•诺顿也没办法,当时有很多人都看到了,如果在平时他自然可以利用家族的势力令这些人做假口供,但这次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更何况当时还有良辰美景在场,或许鲁克他可以说服,这些普通民众他也可以威胁,但良辰美景他可没办法。



罗兰大帝看了一眼劳伦斯•诺顿又转向星辰:“他们说是斯帕克统领先挑起决斗的,那么可有决斗公证书?”



“回陛下!有,请陛下过御览!”星辰从怀中摸出带有血迹的决斗书,这是他从良辰美景那里拿来的,这可以证据,他可不会忘。



罗兰大帝接过决斗书,上面有公证人良辰美景,决斗双方白羽和斯帕克他们的亲笔签名,决斗书更是写明了如有死伤,后果自负,另一方不负任务法律责任。



“老候爵!你看一下决斗公证书是否有假?斯帕克的签名是不是别人伪造的?”罗兰大帝将决斗公证书交给劳伦斯•诺顿。



其实不用看劳伦斯•诺顿也知道这个决斗公证书是真的,签名也是真的,绝不可能造假,他也不敢乱说,只好接过来装模做样看了翻说道:“陛下,这是真的,不过…”劳伦斯•诺顿说不下去了,他真找不出理由了,决斗是受帝国法律保护的,决斗书上也写的很清楚,不能怪人家白羽。



“老候爵,这…。”罗兰大帝面露难色,为难道:“斯帕克他…唉,朕也很难过,老候爵节哀顺变吧,只是这件事…他们可是在决斗,按帝国法律,白羽男爵是不负任何责任的,不过,白羽真是太不像话了,下手没个分寸,斯帕克毕竟是老候爵的儿子,应该手下留点情,老候爵,你放心,我一定重重处罚白羽,另外星辰也有错,让金币佣兵团赔你十万金币,你看怎么样?”



罗兰大帝的意思很明白,斯帕克死在白羽的剑下是没错,但斯帕克可是在和白羽的决斗中死在白羽的剑下的,决斗是受帝国法律保护的,决斗公证书上面可是有斯帕克的亲笔签名,这完全是合法的,在帝国法律上来讲,这完全是合法的,说的难听点,斯帕克死了也是白死谁让他挑畔白羽逼人家和他决斗,自已武技不精,怪不得他人。



罗兰大帝的这几句话谁也没想到,这几句话明显很得罪诺顿家族,罗兰大帝竟然为了金币佣兵团得罪诺顿家族,虽然决斗是合法的,但那也要看决斗的双方是什么人,一个普通的平民和一个贵族决斗,一般情况下法律肯定会偏向贵族这一方,虽然站在公证人的立场上来看,罗兰大帝这样说并没有错,但死者一方可是罗兰帝国的头号家族,罗兰大帝竟然不给劳伦斯•诺顿面子。



星辰没想到,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他万万也没想到罗兰大帝会这么偏坦金币佣兵团,即使自已是龙骑士,罗兰大帝看重自已,但对方可是罗兰帝国的头号家族,他可不认为在罗兰大帝的心里,自已的份量会比诺顿家族重,即使不杀白羽,不治白羽的死罪,但活罪肯定少不了的,现在听罗兰大帝的口气竟然只是让自已赔诺顿家族十万金币就这么算了?竟然有这样的好事儿?



劳伦斯•诺顿更没想到,怎么样?还问自已怎么样,我死了一个儿子就换十万金币?他缺钱吗?罗兰帝国的头号家族会缺钱吗?虽不敢说富可敌国但他会缺这十万金币?劳伦斯•诺顿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竟然没等罗兰大帝下旨,自已就站了起来:“陛下!你说什么?金币佣兵团赔我十万金币?就这么算了?”



罗兰大帝大概也知道劳伦斯•诺顿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谁刚死了儿子的心情也不会好,并没有怪罪劳伦斯•诺顿自已站起来,这可是对君王的大不敬:“老候爵,你的心情我很了解,斯帕克我也一直很看重他,年纪轻轻可是帝国的良材,只是谁也没想到…不是吗?唉…可是他们是在决斗,是受法律保护的,我总不能违背数代先帝定下来的法律吧!。”



“陛下!老臣为国一生忠心耿耿,这是为什么,陛下为什么不治白羽的罪?我儿子难道就值十万金币?”劳伦斯•诺顿几乎忘了现在他是在和谁说话,情绪越来越激动,语气中竟然带有质问的语气。



罗兰大帝脸上出现一丝愠怒,强自压了下去,毕竟诺顿家族不是一般的家族,这也就是劳伦斯•诺顿,如果换个别人就这句话就足以治他死罪。



还好劳伦斯也查觉到了刚才的大不敬,又跪了下去咬着牙道:“陛下!好!老臣听陛下的,这件事白羽没错,金币佣兵团没错,全是我儿子的错,死了也是白死,活该,但金币佣兵团窝藏帝国的通辑犯岳凌风,可是死罪,请陛下明察!”



“什么!”罗兰大帝显然被劳伦斯•诺顿的最后一句话惊住了,不由得站了起来:“老候爵,你说清楚一点,岳凌风?在哪里!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劳伦斯•诺顿显然很满意罗兰大帝现在的表情,脸上出现一丝恨笑。



星辰一听,坏了,这个劳伦斯•诺顿终究还是提到了这件事,他就是怕劳伦斯•诺顿追究这件事,来时做的最坏打算就是怕这件事暴露,星辰可不敢全信阿骨打的话,作为罗兰帝国的头号家族,谁敢保证劳伦斯•诺顿没有办法让阿骨打现出原形。不过在阿骨打的身份没有暴露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窝藏罪犯,这还不是一般的通辑犯,绝对是死罪,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陛下!绝无此事,我们金币佣兵团的每一个人都是普通的佣兵,怎么可能窝藏帝国的通辑犯。”星辰咬紧牙关坚决不能承认。



“陛下,他撒谎!金币佣兵团的阿骨打就是帝国的通辑犯岳凌风,我有人证!”劳伦斯•诺顿咬牙切齿道,他是铁了心一定要金币佣兵团的人死才甘心。



“阿骨打?”罗兰大帝大概意识到了自已的失态坐了下来:“谁是阿骨打,他是不是岳凌风朕一看便知。”



阿骨打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星辰偷眼看岳关山大公,来到罗兰殿岳关山大公似乎很沉得住气,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一丝慌乱。



“不对!你就是阿骨打!”罗兰大帝摇摇头对劳伦斯•诺顿道:“老候爵,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只是…只是他怎么可以是岳凌风,岳凌风那个叛贼,朕可是见过,就是化成灰朕也认得,这个是绝不是岳凌风,老候爵你是不是眼花了?”



“陛下,您有所不知,这世上有一种名叫暗黑曼陀罗的花,用花粉涂在一个人的脸上就能改变一个人的相貌,他阿骨打就是岳凌风,他自以为没以知道,哼!老臣有办法让他现出真面目。”劳伦斯•诺顿狠狠地盯着星辰。



“噢!还有这么神奇的花?”罗兰大帝疑惑道:“他真的是岳凌风,老候爵您真的有办法让他现出真面目?”



“是的!陛下!老臣这就派人去取解药,请陛下稍等。”劳伦斯•诺顿是下了狠心,不杀死金币佣兵团的人势不罢休。



在劳伦斯•诺顿派人取解药的时候,“狂神”佣兵团的团长杜鲁斯被带了上来,看来劳伦斯•诺顿早就做好了二手准备,指证阿骨打就是岳凌风,并针在武穆关关外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草原联盟的兀术金罗兰大帝也听说过,是一员猛将,绝不会说谎,既然他说荆可的五千黑骑是岳家军,那就一定没错,刚好一年前武穆家族出事以后,驻扎在丝绸峡谷的五千岳家黑骑,也消失了,那时候兰斯诺刚刚接手武穆关,忙着整顿武穆关残存的武穆家族的势力,一时间抽不出时间消灭五千岳家黑骑。



听杜鲁斯对荆可他们装束的描述,分明就是武穆家族岳家军的独有装束这绝对是错不了的,而杜鲁斯所说的种种迹像都表明阿骨打和五千岳家族有关系,虽然现在没有实证,但只要让阿骨打现出真面目,自然一清二楚。



这时,劳伦斯•诺顿派的人取药刚好回来,手里小心奕奕拿着一个装有黑色液体的瓶子。



“陛下,他胡说。”星辰突然窜了起来。



“陛下!草民句句是真,没有说一句假话,草民还怀疑星辰也知道这件事,并且还和那五千岳家军有勾结,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救商队,救金币佣兵团。”杜鲁斯早就听了劳伦斯•诺顿的吩咐,死死地将金币佣兵团咬住不放口。



“杜鲁斯,你这个混蛋,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我要杀了,我要和你决斗!”星辰像是发了疯跳起来照着杜鲁斯的脸上就是一拳。



谁也没想到星辰会在罗兰殿,当着陛下的面,向杜鲁斯出手,竟然敢在罗兰殿上动武,杜鲁斯更没想到星辰竟然会这么大胆,即使他知道也不一定能躲过去,虽然他也是八级武者,但他和星辰比起来不管是实力还是速度都相差太远了,星辰可是从小和龙族打架长大的。



星辰的速度太快了,杜鲁斯根本就来不急躲闪。“啊”的一声,星辰的这一拳正中杜鲁斯的右眼,杜鲁斯的右眼眶立刻就肿了起来,接着星辰就像一个地皮小混混也不用什么招式,朝杜鲁斯劈头盖脸,一阵拳打脚踢,这哪是一个八级武者的打法,一个龙骑士变成了流氓小混混打的杜鲁斯“哇哇!”大叫,满殿逃跑。



虽然杜鲁斯也是八级武者,但从星辰龙骑士的身份暴光以后,就在杜鲁斯的心上烙下了阴影,加上他自已本身就有点心虚,更何况现在是在罗兰殿上,他得辰仗着是龙骑士的身份敢乱来,他杜鲁斯只是一个普通八级佣兵团团长可不敢学星辰,面对星辰的拳打脚踢竟然不敢还手,只能用手护住头部逃跑。



星辰就是一个十足的流氓,在后面紧追不舍,嘴角还不住地骂道:“奶奶滴,叫你乱说话,我今天不打烂你的嘴巴,我就不是龙骑士,哼,看你还敢不敢乱说,饭是可以乱吃滴,话可不能乱说。混蛋,你给我站住。”



在罗兰帝国最壮严的罗兰殿,当着罗兰大帝的面竟然上演了一场混混大战,谁也没想到星辰会来这一手,堂堂的龙骑士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地皮小混混,劳伦斯•诺顿并没有阻拦,心说,你越是这样就越证明你心虚,不知为何罗兰大帝也没有喝令停手。似乎是很久没看到这样的场面了,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连一直没有说话的岳关山大公,也都忍不住差点笑了出来。



还好星辰并没有下重手,杜鲁斯受的只是外伤,心中大骂劳伦斯•诺顿不帮他拦住星辰,又不见罗兰大帝喝令停手,心中叫苦不以。



无巧不成书,世上也就只有这么巧的事,或许世上并没有很巧的事,都是人为的,不管怎么样,反正那个取药的人刚进罗兰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能不说真是太巧了,杜鲁斯为了躲闪星辰的暴打,慌不择路,没头没脑地在罗兰殿乱转,没有罗兰大帝的命令,他可不敢跑出去。



被劳伦斯•诺顿派去取药的人,本来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又身担重任,走起路来两腿都直发抖,一进罗兰殿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两个人在罗兰殿打起来了,就楞住了,杜鲁斯一个没注意,一抬头。



“啊!”



再想躲就来不及了,正好和取药的人撞了个满怀。



“啪!”这声音听在星辰耳朵里简直就是神界的仙乐,世上再也没有比这好听的声音了。药瓶子摔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今天五千字,星期五欠了大家一章,今天给大家补上, 下午好像俺有首页强推,呵呵,想冲一下周点击榜,所以补的一章晚上0点发吧,星期一的一章放到凌晨0点30或者是1点,大家晚上能等晚点的话,就能看一万五千字了,每一章都是五千字,呵呵,为了冲一下点击榜,请容小马耍点小聪明,先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啊! 晚上能等的就等一下吧,还有一万字呢,有花送点花啊,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