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天掉馅饼】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七章【天掉馅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帝都上演龙骑士大战的消息几乎全帝都的人都知道了,金币佣兵团的第二副团长白羽杀死了罗兰帝国第一大家族的三少爷,这则消息像一磅重弹扔在帝都。



虽然金币佣兵团有两名龙骑士(误认塔吉斯也是),一名独角兽骑士,这样的实力在佣兵界除了神级红胡子佣兵团,没有哪个敢说自已比金币佣兵团的实力强。



但诺顿家族可是自罗兰帝国开国便存在的,可想而知有着数十代家族历史的家族,他的实力有多强,没有人看好金币佣兵团,罗兰大帝就是对金币佣兵再好,也不会为了金币佣兵团而得罪诺顿家族,诺顿家族在帝国的影响太大了。



就拿武穆家族来说吧,武穆家族犯的可是造反罪,并且还杀了太子殿下,即使是这样,罗兰大帝不是还没杀武穆家族的族长岳关山大公吗?至于罗兰大帝不杀岳关山大公的理由更是可笑,免死金牌?免死金牌是可是免人一死,但也要看一下你犯的是什么罪,其实对官场比较了解的人都知道,罗兰大帝之所以没杀岳关山大公,主要还是为了安抚下面的人,做为前罗兰帝国第一大家族,谁清楚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大?罗兰帝国现在的中级将官,甚至是高级将官有很多都是岳关山大公的学生,如果杀了岳关山大公,对罗兰帝国的影响有多大?



金币佣兵团的实力是很强,但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和诺顿家族相比,即使罗兰大帝很看好金币佣兵团,但白羽杀死的可不是普通的诺顿家族的人,而是诺顿家族的三少爷,你认为罗兰大帝会为了金币佣兵团而得罪诺顿家族吗?就是用P股想想也应该知道了?这还用问吗?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其他佣兵团,恐怕佣兵团早就解散了,敢和诺顿家族为敌?一个佣兵团再强大能和一个帝国相抗衡吗?



放眼整个佣兵界,没有哪一个佣兵团的待遇比金币佣兵团还要好,现在的金币佣兵团可是不用向佣兵工会交纳任何费用的,金币佣兵团并没有把这笔费用截下,而是平分给了下面的佣兵,每一个普通佣兵每一个月的固定佣金就比其他佣兵团几乎多一半,任务佣金更是比其他的高了很多。



分发给普通佣兵的装备如果放到其他佣兵团,就是小队长级别的佣兵也没资格拥有,更不要说普通佣兵了,而在金币佣兵团就是一个最普通的伙头佣兵也比他们的装备好。



当凯罗宣布了星辰的命令时,少数佣兵犹豫了一下,还是拿着凯罗发给他们的佣金走了,但大部份佣兵都没有,三百名海克少年更不会离开,凯罗并没有为难那些走的佣兵,毕竟诺顿家族太强大了,连星辰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更何况是他们呢?更何况大部份佣兵还是都留了下来。



“凯罗团长!我们不会走,星辰团长对我们这么好,我们怎么可以忘恩负义,在金币佣兵团最困难的时候离开呢?我们不走,就是走也要等星辰团长回来,我们一起走,大不了我们离开罗兰帝国,这些金币我们也不要。”现在金币佣兵团总部留下来的佣兵个个群情激愤。



凯罗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的佣兵留下了来,凯罗感到很欣慰,发给他们的佣金也没有收回,毕竟如像等会出现星辰设想最坏的情况,这么多人突围帝都肯定会有走散的,身上留点钱总归是有好处的。



把团里所有的魔法卷轴都发了下去,每个普通佣兵身上最少有十个以上的魔法卷轴,这可是他们保命的本钱,这是老年哈伯的意思,老年哈伯甚至又让伙头兵以最快的时间做好了饭,这大概是大伙最后一次在一起吃饭了,吃饱了饭接下来即使突围出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下一顿饭。



所有的佣兵都进入一级战斗状态,三百名海克少年手中的竹剑全部换成了金币佣兵团最好的武器和防具,别看他们现在大部份还未成年,凯罗可知道他们的实力,每天活在魔兽的阴影之下,整天处在生死的边缘,这绝对是一支很恐怖的力量。



没有人在房间里面等,凯罗更是不时的飞到空中,每一个人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只要稍有异动,凯罗便会毫不犹豫地冲向皇宫。



…………



阿骨打的手牵动着罗兰殿每一个人的心,双手终于完全移开了,一张微黄略带病容的脸呈现在众人面前。



阿骨打还是阿骨打,阿骨打并没有变成岳凌风。



劳伦斯•诺顿的心沉了下去,犹如掉进了万丈深渊,深不见底,纵然是罗兰帝国头号家族的族长,纵然是九级实力的武者,纵然是一名龙骑士,也承受不住了。



“扑通”



一声坐在了地上。



又是一家欢喜一家忧,不过这次恰恰换了对像,星辰的心完全放了下来,刚才短短的几息像是过了几年,阿骨打说得没错,只要他愿意,没人能够揭穿他的身份,就是劳伦斯•诺顿也不行。



“陛下!他是岳凌风,只是…可能是老臣的解药放的时间太久了,失去了效用,他就是岳凌风啊!老臣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劳伦斯•诺顿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为什么阿骨打的脸没有变成岳凌风?自已家族保存了数代的解药怎么可能没有用?



罗兰大帝脸上出现了不悦,“老候爵,我看你是太累了,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对了,候爵大人,别忘了我们刚才的赌约,这陛下可是做证的,什么时候给我啊,我们可只是个小佣兵团,八十万金币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对我们可重要了,我们还等着用它买米下锅呢?”星辰大拇指使劲地搓着食指和中指。



“不!陛下,阿骨打就是岳凌风,星辰小儿,一定是你搞了鬼,我要杀了你!”劳伦斯•诺顿已经渐渐失去了理智,斯帕克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浑然忘了杀死他儿子的是白羽,将火泄在了星辰身上,怒吼一声向星辰冲了过来。



星辰可不是杜鲁斯,虽然他只有八级的实力,劳伦斯•诺顿有九级的实力,但星辰的身体从小就被改造的异于常人,身体素质更是强于常人数倍。虽然比不上强大龙族的身体,但在人界中绝对是独一无二的,简直就是个怪胎。



劳伦斯•诺顿,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出手毫无章法,像个泼妇一样张牙舞爪,看起来凶猛异常,拳脚“呼呼”生风,实际上他连斗气都没用上,像是一个力气比较大的普通人,杜鲁斯不敢还手,星辰可不会心软。



反正已经和诺顿家族闹翻了,连人家的儿子都杀了,还能指望两家和解?



既然劳伦斯•诺顿没有用斗气,星辰也不敢用斗气,在罗兰大帝面前他可不敢乱来,一个是堂堂罗兰帝国头号家族的族长,一个是最近人气最火暴的龙骑士,两个人拳打脚踢就像是两个地皮无赖。



“砰!”劳伦斯•诺顿的左眼顿时肿了起来。



“砰!”星辰又是一拳,劳伦斯•诺顿的右眼也未曾幸免于难。



“砰!”这一次是劳伦斯•诺顿的鼻子,劳伦斯•诺顿的鼻子被星辰打破了,两股鲜血顺着鼻孔流了下来。



相反星辰对自已保护得非常好,即使不用斗气,他的速度也比劳伦斯•诺顿快多了,星辰可是从小就和蓝儿打加长大的,对于这种小混混的打架方式非常有心得,加上劳伦斯•诺顿失去了理智,没头没脑不知道防御不吃亏才怪。



“星辰,住手!”兰斯诺哪能让他老子被星辰这样揍,冲上来就想帮忙,一道黑影拦在了他面前,看到白羽,兰斯诺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可以说这件事就是白羽惹出来的,如果不是白羽杀了斯帕克,诺顿家族也不会丢这么大一个面子。



“住手!”一声暴喝,罗兰大帝发怒了,罗兰殿是什么地方?当这里是街口菜市场吗?



一声暴喝喝醒了劳伦斯•诺顿,兰斯诺赶紧过来拦住他,看着星辰的两只眼里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星辰拍拍手回到原处嘴里还嘟囔着:“小样儿,愿赌服输,不但不给钱,还想杀我,哼!送你两只熊猫眼活该!”



大概也只有星辰才能在罗兰殿上打黑劳伦斯•诺顿的双眼,换个人谁有这个胆子?



“扑哧!”岳关山大公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年被劳伦斯•诺顿压在头上生的闷气,终于吐了出来。



“笑什么?”罗兰大帝显然很生气:“岳关山,不杀你是看在先帝的份上,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给我关到皇宫的地牢里去,别得意,让朕抓到你孙子,朕一定在你面前亲手剐了他。”



立刻有两名禁卫军将岳关山押了下去,岳关山也没有反抗走过星辰时轻轻撞了星辰一下,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动作,谁也不知道星辰手里多了一个小纸团。



“兰斯诺!你父亲累了,快送他回去吧!”罗兰大帝有些不耐烦道,也就是劳伦斯•诺顿和星辰,换个人敢在罗兰殿这样乱闹早就被砍头了。



“对了!”罗兰大帝接着道:“别忘了你们和星辰的赌约,朕可是公证人,朕做主了,给星辰五十万金币就可以了,朕可不能失信于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不准找理由为难金币佣兵团,你们都是朕的左膀右臂,朕可不想看到你们任何一方受到伤害,更不准你们找他们决斗,下去吧!”



“陛下!老臣…。陛下你为何这样对老臣?”劳伦斯•诺顿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自已的儿子斯帕克死了,金币佣兵团连根毛都没有少,自已还要向人家赔什么精神损失费五十万金币?五十万金币对诺顿时家族来说,不算什么,但诺顿家族可丢不想这个人,这要是传了出去,他这张老脸往哪放?这叫他如何甘心?



还好二皇子亚文殿下终于赶到了,罗兰大帝的脸色很不好看,劳伦斯•诺顿再这样下去,恐怕罗兰大帝真的要大发雷霆了。



走到劳伦斯•诺顿面前低声安慰了几句,不知二皇子亚文说了什么,劳伦斯•诺顿稍为安静了一点,在兰斯诺的搀扶下离开了罗兰殿。



“父皇!”二皇子亚文道:“斯帕克统领他……但我们禁军统领一职可不能空着,儿臣想推荐一人,不知父皇意下如何!”这要是在往日二皇子亚文根本就不用这样问罗兰大帝,给他报一下就可以了,自从封了星辰以后,罗兰大帝身体似乎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政事都亲自处理了。



罗兰大帝摆摆手:“这个…朕知道了。”



“星辰!”罗兰大帝脸上出现一丝怒意:“太不像话了,你当罗兰殿是什么地方?杜鲁斯也就算了,老候爵是什么人?就是朕也要给他几分薄面,你竟然敢打成熊…打伤老候爵。”



罗兰大帝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过转眼就恢复了正常:“你别高兴太早了,现在我再来和你算算这笔账,你的人把朕的禁军统领杀了,朕的皇城谁来保护?这笔账该怎么算?”



“这…,”星辰可不知罗兰大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现在才找自已算账?



罗兰大帝面色和缓了一些:“这样吧!既然朕的禁军统领是你的人杀的,即使是在决斗中,但……,朕就不定你死罪,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朕就命你担任禁军统领一职,负责皇城的安全工作。”



“啊!父皇!不可……。”二皇子亚文惊道,什么?太荒唐了,皇城是什么地方,皇城的每一个人可都是金枝玉叶,尊贵无比,禁军统领的责任有多重?虽然官阶不高,但离陛下最近,谁敢小看这个职位?那可是一个人人都眼红的职位,怎么能教给几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子?



罗兰大帝没理会二皇子亚文接着以一种商量的口气道:“要不,就当是朕委托你的任务?至于佣金以后再算,斯限嘛!…就是朕什么时候找到合适的人选,就什么时候撤掉这个任务,朕这就命人到佣兵工会委托这个任务,恩…你不说话朕就当你同意了啊!来人!”



罗兰大帝说做就做,根本就没给星辰反对的机会,立即派人去佣兵工会委托了这个任务,特别交待这个任务要公开,要让帝都的人都知道。



“我靠!”星辰怎么也没想到罗兰大帝会霸王硬上弓,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已就是不想当这个禁军统领也不行了,你要是不接这个任务就等于是不给罗兰大帝面子,不知道罗兰大帝为何不直接下旨,而是通过任务这个办法使自已就范。



就知道罗兰大帝绝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已,为了自已罗兰大帝可是彻底得罪了诺顿家放,送给自已这么大的好处,不可能不提条件,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罗兰大帝会让自已接任禁军统领这个职位。



“父皇……。”二皇子还想说什么却被罗兰大帝“哼”了一声打断了:“朕意已决,不必多说。”



“谢陛下圣恩……。”星辰苦笑了一下,不接?不想混了是吧,说得好听一点是委托的任务,实际上就是圣旨,罗兰大帝不可能平白无故为了你得罪诺顿家族。



“朕累了!你们下去吧!记得明天来找朕报道。”罗兰大帝摆了摆手示意星辰等人下去。



这次罗兰殿发生的事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惊心动魄,一波三折,这样的结局谁都没料到,不过对金币佣兵团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局了。



可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杀了一个人,得罪了诺顿家族,不但没损失竟然还弄了个人人都眼红的官职,都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天上不可能掉陷饼,现在天上果真掉下来一大块陷饼,只是这陷饼是罗兰大帝从天上扔下来的,那陷饼是谁做的呢?



难道是……星辰想起了手中的小纸团。



又是五千字啊!今天一万五千字了,呵呵,其实这一章不能这样算的,是我耍的小聪明,呵呵不要见怪啊! 请大家鲜花支持啊,请加龙语法师书友群18986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