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太监的事】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八章【太监的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始终包不住火。



罗兰殿上,金币佣兵团杀了人家的儿子,打肿了老子的双眼,不但没受到任何处罚,还得到五十万金币的精神损失费,养老保险金。更今人震惊的是杀了人家儿子不算,还顶了人家儿子禁军统领的职位,罗兰帝国的官位第一次委托给佣兵团,这可是千古奇闻。



这则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帝都,整个帝都都沸腾了,金币佣兵团的团长到底是什么人?金币佣兵团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罗兰大帝竟然为了金币佣兵团得罪帝国的头号家族,竟然敢冒天大之大不讳,将禁军统领这个极其重要的官职当做佣兵任务委托给金币佣兵团?金币佣兵团再一次成了帝都民众和佣兵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



罗兰历2025年2月12日,是改变金币佣兵团命运的一天,也是金币佣兵团自成立以来面临的第一次灭团的危机。



罗兰历2025年2月13日,星辰带着金币佣兵团留下来的佣兵搬进了皇城,这些留下来的佣兵都是金币佣兵团最忠心的佣兵,这次危机也算是让星辰彻底了解了金币佣兵团,也终于下定决心挑起了团长的这个担子。



这是星辰和罗兰大帝谈判出来的结果,除非罗兰大帝同意金币佣兵团全部搬进皇城,否则星辰绝不接受这个任务。还好罗兰大帝并没有为难星辰。



其实罗兰大帝也明白星辰的意思,这一次金币佣兵团和诺顿家族可以说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不死不休,没有人能完全化解两家的仇恨,也包括罗兰大帝。



这一次罗兰大帝强行压了下去,但也只是暂时性的,谁敢保证明天诺顿家族会不会向金币佣兵团报复,即使在罗兰大帝的眼皮子底下不敢明着报复,暗地里偷袭还是很有可能的,以诺顿家族在帝都的势力,想暗算金币佣兵团,就算星辰,凯罗,白羽等几个团长实力高没有事,但那些普通的小佣兵,海克少年可就难说了,诺顿家族在帝都想弄死他们,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星辰之所以向罗兰大帝提出这个条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年哈伯也非常赞成星辰提出的这个条件,除了上述原因,老年哈伯想得更多了,斯帕克是死了,但以诺顿家族的实力,在禁卫军中不可能没有安插钉子,如果只有星辰一个人去,即使星辰是龙骑士,即便他是罗兰大帝身边最红的人,但手下没有人,各项工作也开展不下去,诺顿家族会派人随时暗算星辰。



金币佣兵团很顺利地搬进了皇城,虽然名义上是星辰的禁军统领,不过,实际上各项工作都是老年哈伯安排的,在这一点上星辰可不如老年哈伯和凯罗,在罗兰大帝的默许下,禁卫军来了个大清洗,皇城所有重要的岗位全部换上了金币佣兵团的人。



凯罗这次回来带来的三百海克少年更是派上了大用场,这三百海克少年的品性,来历绝对没有一点问题。虽然他们看起来还小,甚至还未成年,但他们的忍耐力,和警惕性就是凯罗都比不上。



别的禁卫军,即使是身体素质非常好的,站上两个时辰,也会觉得腰酸腿麻,来回走动一下,活动一下。但海克少年绝不会,从值班起到换班,绝不动一下,站在那里像一是杆标枪,纹丝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海克山脉的条件比现在苦多了,为了躲避魔兽,往往趴在那里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动一下,这是很平常的事,和那时比,现在简直就是在天堂。对金币佣兵团十分感激,凯罗简直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特别是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布伦和卡伦的兄弟之后,对他们格外照顾,三百海克少年,第一次尝到了什么是温暖,第一次感受到了别人的关怀。



由这些海克少年做禁卫军的工作太适合不过了,除了金币佣兵团,谁得面子都不给,没有团长星辰的手令,任何人都休想走后门,诱惑他们比登天都难,原本罗兰大帝还有点担心他们年龄太小,不能胜任,不过没几天,罗兰大帝就完全放心了,如果这样都还不放心海克少年的话,恐怕罗兰帝国再也找不到能胜任禁卫军的人了。



…………



深夜



一轮明月挂在半空,皎洁略带寒意的月光洒在宫殿顶上,像是下了一层冰霜,整个皇城静悄悄的,大部份人都睡了,只剩下当班的太监和宫女们坐在昏暗的灯光下不时地点头钓鱼。禁卫军的巡逻队在皇城像幽灵一样时刻注意着皇城的动静,偶尔会有小太监和宫女们在皇宫的穿行,也都是小心奕奕轻手轻脚。



如果有人问这世上什么地方最肮脏,每一个人都知道,但没有一个人敢说,不是妓院,也不是赌城,而是皇宫。



因为皇宫里有一群不是男人的男人,他们虽然有着男人的外表,但他们已经没有了像征男人身份的功能,虽然他们失去了男人独有的功能,但他们本质在还是一群男人,是男人就会有男人的本性,男人的欲望。



皇宫里还有一群人,真正的女人,每一个女人都是人间绝色,有着所有女人的全部功能,但对她们来说,在这个监狱似的皇宫,她们女人引以为傲,供男人享用的功能却全然没了用处,或许一辈子都没有男人享用。



这样的两群人,朝夕相处自然会碰出点点火花,虽然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享用和享受,但他们自有他们的办法,或许不应该用肮脏这个词来形容,他们也是人,他们也应该享有这种权利,但……。



每到深夜,或许在草丛中,或许在柴房中,又或许在睡觉的地方,总之这些地方常常会传出那种令人想入非非,美妙而又动听,带有节奏的声音。



当然,太监也是一种职业,虽然总会遭人白眼,但收入颇高,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做的。这不一个小太监手里捧着一壶开水,迈着小碎步,低着头向罗兰大帝的寝宫走去。



“站住!”



太监总管是一个很老的太监,喝住了这个看起来有些陌生的小太监,怎么这小桂子又叫了一个新来的小太监,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六次了。



“干什么的!”其实这是太监总管明知顾问,看小太监手里捧着的水壶就知道是给罗兰大帝送水的,每个时辰都会送一次,绝对要保证不管罗兰大帝什么时候醒来,身边水壶里面的水都是热的,虽然并不见得罗兰大帝半夜会醒来喝水。



只不过这个小太监看起来很陌生,随口问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怀疑,虽然他是皇宫的太监总管,但整个皇宫的太监何止成百上千,他不可能全部都认识。



太监这一群人虽然不是正常的男人,不能当一次真正的男人,但他们这一群人总会有办法发泄一下男人骨子里的那种兽性,所以大部份的老太监都会找新来的太监帮他们做事,自已去找另外一群是女人但不能做女人的宫女发泄一翻。



人越老越渴望那种兽性,太监总管也不例外当然也会,所以一般情况下他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过分就行,看来这个小桂子又和小桃红去了柴房,想到这里太监总管的小腹下面就升起一股热气,有虫子上脑了。



“回总管!”小太监显然很害怕,两条腿不住地发抖,不知是冻得还是害怕太监总管:“小的是替…替桂公公给陛下送水的。“小太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小桂子的名字。



太监总管“嗯”了一声:“去吧!机灵点,进去左转第二个房间,别惊醒了陛下。”



“总管大人!这……”小太监眼中出现一丝不解,也带有一丝害怕,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大人,桂公公说是进去右转…第…三个房间。”



太监总管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其实是想看一下小桂子有没有交待清楚,如果没有交待清楚,小太监惊醒了陛下,他一定会被其他眼红太监总管这个职位的太监攻击的。“不错,小桂子说得没错,刚才是我记错了,快去吧!”



太监总管早就按奈不住了,偷偷溜进了一个宫女的房间,轻车熟路来到宫女的床前扑了上去。



“死相!又来!”宫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嗔怪道。



“嘿嘿!小美人,这不是想你了吗?”太监总管淫笑道。



“哼!前几天还见你偷偷去了小桃红的房间,是不是今晚小桂子在小桃红那里你才来找我的啊!”小宫女幽幽道。



“哪有啊!你是不是眼花了,你看这是什么!”太监总管从怀里摸出一只玉镯。



“这还差不多!”小宫女轻捏了一下太监总管的脸,另一只手熟练地从枕头下摸出一根黑色的物事。



太监总管两眼放光,三下五除二就剥去了小宫女的睡衣,接过那根黑色的物事怪笑了两声。



房间内顿时春光无限,传出了彼此起伏,美妙而又缠绵,令人兴奋的声音



哦累累…哦啊啊……



…………



罗兰大帝的寝宫



送水的小太监将水壶轻轻放在桌子上,从怀中摸出三支香,小心奕奕点然打开窗户插到窗台上,点燃的三支香散发着一种令人非常舒服的淡香,像是上等的好茶发出来的香气,谁都没注意,闻起来特别的舒服,这个时候是最困的时候,当班的小太监和宫女不知不觉都进入了梦乡。



姣洁的月光从打开的窗户里射进罗兰大帝的寝宫,照在小太监的面上,那是一张微黄略带病容的脸,这小太监三更半夜点香做什么?小太监竖着两只耳朵,仔细听了片刻,确认附近再也没有什么人之后,来到罗兰大帝的床前,将手伸向熟睡的罗兰大帝。



…………



“什么味道!”罗兰帝都的九级宫廷魔法师拉斐尔皱皱眉自言自语道。“哈…”拉斐尔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生出一丝困意。



不对!拉斐尔心中突地一惊,做为一个九级魔法师,精神力可是非常的强,就是几天几夜不休息只要他不想睡,也不会产生睡意,更何况刚才明明自已的精神状态非常好,怎么突然就想到睡觉了呢?



香味!淡香!茶香?九级魔法师拉斐尔很快就找出了原因。顺着香味马上就发现了是从罗兰大帝的寝宫传出来的。陛下这么晚了怎么还起来喝茶,由于他现在的位置并没有对着窗户,所以没有看到窗台上插的三支香。



“啊!……”罗兰大帝的寝宫突然传出一声罗兰大帝的惊呼,好像是被人捂住了嘴,惊呼声嘎然而止,在这同一时刻,皇城的地牢方向传来一阵喊杀声。



地牢方向的异动,很快就惊动了巡逻的禁卫军和附近的太监,所有的人都赶了过去,罗兰大帝虽然也惊呼了一声,但事情就是这么巧,刚好在罗兰大帝惊呼的时候,地牢方向出现了喊杀声。



所有人都被地牢的喊杀声吸引了过去,反而没人注意到罗兰大帝的惊呼声,连太监总管都惊动了,匆忙穿好衣服朝地牢跑去,他这一跑还一路叫人,连负责照看罗兰大帝的太监和宫女都叫了过去,这下罗兰大帝寝宫的异变更难让人发现了。



不好!难道有人要行刺陛下!拉斐尔不敢迟疑,虽然同一刻皇城的地牢方向也有异变,但拉斐尔第一时间还是选择了罗兰大帝的寝宫,他所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呤唱魔法咒语,瞬间消失在空气当中。



瞬移,魔法师的瞬间移动。



做为宫廷魔法师拉斐尔要时时刻刻保护罗兰大帝的安全,早就在罗兰大帝的寝宫设置了魔法标记,下一刻很准确地出现在罗兰大帝的房间。



不知道小太监对罗兰大帝做了什么,罗兰大帝像白痴一样,两眼发直,瞳孔变大,脸上露出非常吃惊的表情。



拉斐尔大惊,要是罗兰大帝出了什么事,即使他是罗兰帝国最杰出的魔法天才之一,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这时他才看清了小太监的脸,一张太监总管都不认识的脸,但他拉斐尔可认识,这是一张微黄略带病容的脸。



“大胆,竟敢行刺陛下!”拉斐尔开始呤唱魔法咒语。



“老师!”小太监发出一丝略带沙哑的声音。



这是拉斐尔非常熟悉的声音,声音虽然不粗,他绝对不是一个太监能发出来的声音,因为太监都没有男人最重要的东西,所以很多地方都起了变化,根本就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



每个人的声音都极具特点,或许具体是什么特点,有什么特别之处你说不上来,但只要是你熟悉的人,不用看他的脸,只用听他的声音,就可以确定是不是你熟悉的那个人,这个声音拉斐尔非常熟悉,他有一年多都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他看着长大的。



但现在这个声音的主人的那张微黄略带病容的脸绝对不是那个人的脸,但偏偏这张脸他就发出了拉斐尔非常熟悉的声音。



这个声音太令人震惊了,拉斐尔头“嗡”的一下,大脑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中断了已经快念完的魔法咒语,像罗兰大帝一样,两眼发直,变成了“白痴”。



不愧是九级魔法师,拉斐尔瞬间恢复了正常,或话是自已听错了,眼前的小太监绝对不是太监,他认识,他绝对不是自已熟悉声音的主人,已经有人帮他验证过了。



拉斐尔瞬间在罗兰大帝身边布下了三道魔法结界,刚要出手对付面前的刺客,他又楞住了,因为他看到了小太监的眼睛,那分明是自已看着长大的那个人的眼神,这个眼神拉斐尔绝对不可能记错,拉斐尔都怀疑自已是不是中了别人的魔法。



一定是魔法,一定是幻觉,拉斐尔心里呐喊着使劲地摇了摇头。



“老师!是我…真的是我!”小太监的声音又一次响在拉斐尔的耳边。



幻觉!一定是幻觉,拉斐尔一咬牙后退几步挡在罗兰大帝面前,魔法咒语已经完成,一定要将眼前的刺客杀死,竟然会灵魂攻击,连他这个九级魔法师都受到影响。



小太监“扑通”一声,朝着拉斐尔跪了下去……。



推荐朋友的书,最玄幻的网游小说--《澄海秘史》

故事简介:



主人公黑夜,无意间进入一个破旧的小屋,然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居然进化成了特殊职业--恶魔。黑夜正为此而高兴的时候,现实中的他却变成了植物人,而灵魂却留在了游戏里,成为一个既不是玩家又不是NPC的人,然而..正是黑夜拥有这样特殊的身份,而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例如:与裁缝店老板娘的爱情....与人族城堡城主结为兄弟...等等..

网址:http://youxi.17k.com/book/35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