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89-90章【地牢遇刺】
章节列表
第89-90章【地牢遇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城的地牢本来只是关押的宫里头一些犯错的太监和宫女,偶尔也会关押几天打入冷宫的妃子,不会关押什么危险的重犯,毕竟是皇宫,危险的重犯都会关到帝都的天牢里面,那里守卫森严,而皇城的地牢并没有什么重犯所以看守并不是很严,里面的犯人也没有带镣铐和枷锁。



罗兰历2025年2月12日那一天,罗兰大帝发怒将岳关山大公关押到了这里,虽然岳关山大公爵是名龙骑士,自从武穆家族出事以来,以岳关山大公的实力完全有能力逃出帝都,但他没跑被罗兰大帝软禁到原来的公爵府上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岳关山大公很安分守已,从来没有出过公爵府,更不要说逃路了,所以罗兰大帝并没有加派人手严加看管。



地牢里关押的太监和宫女们大部份都是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然而就在那个神秘小太监走进罗兰大帝的房间的时候,空然产生了异变,这些普通的太监和宫女本来有些茫然无助的眼神慢慢变得有些炽热,闪着凶光。



太监和宫女们慢慢都直起了身子,有两个宫女从怀中摸出了两把短剑,剑身上泛着蓝光,显然是淬过巨毒过,关押在地牢的宫女身上怎么可能藏有武器?再且还是淬有巨毒的武器?两名宫女双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圈最后合掌在胸前,嘴里面念念有词像是在向天上的神灵祈祷。



几十名太监和宫女身上闪过一道白光,瞬间眼晴变得犀利起来,一个个普通的太监和宫女竟然在这一刻拥有了低级武者的实力,这是什么魔力竟然使这些普通人瞬间就有了低级武者的实力?难道两名宫女的祈祷真的有效?天上神界的神灵显灵?



在两名宫女的带领下几十名太监和宫女轻手轻脚向关押岳关山大公的牢房走去。



关押岳关山大公的牢房门上的锁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两名宫女轻轻推开牢房门,岳关山大公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仰面睡在石床上。



两名宫女镊手镊脚来到岳关山大公庆前,高高举起淬有巨毒的短剑对准岳关山大公的心窝狠狠地刺了下去。



刺客,原来他们是来行刺岳关山大公的刺客,关押在皇城地牢普通的太监和宫女怎么突然间变成了刺客?



也幸亏这两名宫女的实力只有低级武者的实力,也幸亏岳大关有九级武者颠峰的实力,就在宫女手中的短剑将要刺中岳关山大公的时候,岳关山大公醒了,一只手突然抓住一名宫女的手腕,抬脚将这名宫女踢了出去,但却没有机会躲开另一名宫女的行刺,岳关山大公只来得及避开要害。



“扑哧!”短剑刺进了岳关山大公的体内,直至根部,还好并没有刺中要害,这也是他们唯一一次杀死岳关山大公的机会,机会失去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



谁也没有想到在皇城的地牢里会有人行刺岳关山大公,岳关山更没有想到,这些被关押的普通太监和宫女竟然会行刺自已,这些普通的太监宫女竟然会瞬间变成拥有低级武者实力的刺客。



醒来的岳关山大公没有再给手持短剑的宫女任何的机会,一掌拍在宫女的胸前,拥都九级实力的岳关山大公的愤怒一掌,这一掌的力道何等的大,只这一掌手持短剑的宫女的胸口便陷了下去,肋骨一下子被岳关山大公打断了。



另一名宫女爬了起来,挺剑又朝岳关山大公一刺来,岳关山大公一掌拍向宫女的面门,但他躲不了了,身后是石壁,他只有迫使宫女回身自救才能躲开这一击。



岳关山大公想得是没错,换做任何人都会先躲过岳关山大公的这一掌,再继续攻击,但小宫女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根本就没有后退,手中短剑依然刺向岳关山大公。



“啪!扑哧!”



岳关山大公的这一掌拍中了小宫女的面门,而小宫女手中的短剑同样也刺中了岳关山的胸口,小宫女倒飞了出去,岳关山连肋骨都能拍断的这一掌直接把小宫女的脸给毁容了。



其他的几十名太监和宫女像发疯了一样,尖叫一声冲了上来,拳打脚踢,连牙齿都用上了,只要是能攻击岳关山大公,全往岳关山大关身上招呼。



岳关山大公身上伤口的巨毒开始发作了,再也不能手下留情了,冲出牢房,几十名变成刺客的太监和宫女只即使有神灵的祝福也不过只是有低级武者的实力,手中也没有什么武器,在九级武者实力的岳关山大公面前,根本就没有一点机会杀死岳关山大公。



地面上看守地牢的禁卫军很快就被底下的打斗喊杀声惊动了,什么?等进了地牢才发现有人行刺岳关山大公。虽然武穆家族图谋造反,岳关山大公的儿子岳雪原伯爵更是亲手杀了太子殿下,但罗兰大帝仍没有杀死岳关山大公,在罗兰殿发了狠话要在岳关山大公面前亲手剐了岳关山的孙子岳凌风,如果这个时候岳关山大公死了,他们这些禁卫军保不准全部都得给岳关山大公陪葬。



禁卫军很快就控制了变成刺客的太监和宫女,岳关山大关捂着伤口慢慢倒在地上,虽然短剑并没有刺中岳关山大公的要害,但剑是淬有巨毒,即使是九级武者实力的岳关山大公也承受不住。



刚好看守的禁卫军中有两名海克少年,两名海克少年相互看了一眼,以最快的速度守在岳关山大公身边,防止另外还有人行刺,在他们到达帝都的第一天就碰上了金币佣兵团大战诺顿家族,当时岳关山大公好像是帮金币佣兵团的。



在他们海克少年的心里,金币佣兵团的朋友就是他们自已的朋友,一个海克少年冷冷道:“快去通知统领大人!请人给岳大公解毒!”



虽然海克少年年龄比较小,但在这段时间海克少年的表现完全震住了这些禁卫军,海克少年算是他们禁卫军低层人员中威信最高的,当下一名禁卫军不敢迟疑,情知势态严重急忙跑了出去报告禁军统领星辰。要是岳关山大公死了,他们也一样活不成。



其他禁卫军在海克少年的指挥下制伏了太监和宫女,用绳子把他们绑了起来。巡逻的禁区卫军也赶来了,其中有不少是金币佣兵团的佣兵,很快金币佣兵团的佣兵就控制住了场面,小心戒备着,能混地牢还把淬有巨毒的短剑带进去,禁卫军中肯定有内奸。



“什么!岳关山大公在地牢被太监和宫女行刺?”星辰得到消息马上就赶来了,其实星辰在内心里对岳关山大公还是蛮有好感的。



星辰现在可是罗兰大帝身边最红的人,太医可不敢怠慢,衣服都没有穿就赶来了,还好岳关山大公虽然中了巨毒,不过九级实力的他一感到不对便用斗气护住心脉,毒气并没有攻心,太医很快就给岳关山大公清洗了伤口,并包扎起来,这么冷的天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滴。



把岳关山大公移动房间后,星辰看了一眼太医道:“你出去!有我在!”



太医不敢反抗,有龙骑士在这里保护岳关山大公,相信没有人能再伤害到岳关山大公,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非烟非尘!守在门外,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是团长!”步非烟,步非尘是最快赶过来的,海克少年被星辰单独编制成一个营,步非烟,步非尘自然就是他们的正副营长。



躺在床上的岳关山大公精神明显比刚才好了很多,不过短剑上的毒太厉害了,要不是他有九级的实力,恐怕这一次就要去冥界了。



岳关山大公看着星辰脸上露出笑意:“我可是帝国的重犯,你和我单独在这里,你不怕陛下会杀了你?”



星辰一幅不在乎的样子,很自然地坐在了岳关山大公的床头前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是吗?好像是某人为了我们金币佣兵团差点被陛下杀了头才对,不是吗?”



“咳咳!”岳关山大公捂着嘴轻咳了两声,像是牵动了伤口眉头忍不住紧锁了一下,瞬间就恢复了正常:“是吗?你应该知道我为的不是金币佣兵团,我为了谁你不会不知道。”



“唉……!”星辰叹了一口气道:“是啊,我还真是自作聪明,被人家耍得团团转,我现在本来不应该在这里的,我应该带着我的金币佣兵团在杀魔兽,做佣兵任务赚金币……。”



“哈哈…”岳关山大笑两声:“你…你还真是个小财迷,句句不离金币,难道那五十万金币还不够你的胃口?还不够你花一阵子,你做什么样的任务这么短的时间能赚五十万金币,人心不足蛇吞象,年轻人还是不要太贪的好。”



星辰的脸暗了下来,语气有些冷:“是啊!五十万金币,可以够一个人一辈子都吃穿享用不尽了,但我们付出的代价呢?我只是一个佣兵,一个普普通通的佣兵,这种钱赚得心里很不安,有命拿钱还得有命花钱才行,你以为我很想赚这笔钱?原本我可以无忧无虑地做我的佣兵,可某些人就是不甘心,千方百计要拖我下水,为什么?为什么选择我?”



星辰的两只眼一眨不眨盯着岳关山大公,他现在单独和岳关山大公在一起,就是为了想问岳关山大公这句话,前些日在罗兰殿岳关山大公给了他一个小纸团,小纸团上只写了六个字:“谢谢照顾我孙”



一个被罗兰大帝软禁了一年多都没出公爵府的罪犯,给自已这张纸条什么意思?说明他虽然一年多没出门,但一定和阿骨打有联系,要不然怎么会知道阿骨打在金币佣兵团呢?在罗兰殿包括他自已都非常害怕阿骨打的身份暴露,但他好像一点都不害怕,这除了说明他知道阿骨打的身份绝对不会被劳伦斯•诺顿揭穿以外还会有什么原因,正因为他胸有成竹,所以才不会担心。



“为什么!为什么!”岳关山大公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道。



过了良久岳关山大公猛然睁开了双眼:“为什么?为什么我武穆家族自开国以来精忠报国,为什么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这又是为什么?”岳关山大公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



星辰像个小孩子耍无赖一样:“哼!那是你们的事,为什么要拖我下水?”



“呵呵!”岳关山大公轻笑两声:“如果我要说这是命中注定的你信吗?如果我说从你组建金币佣兵团的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要和武穆家族有关系,你信吗?”



“见鬼!去他妈的命运,别用这些来糊弄我,什么狗屁命中注定,命运是要掌握在自已手中,只有光明帝国的傻子才会相信那些神棍的话吧!”星辰怒骂道。“我只想知道你们为什么会选中我?为什么?因为我是一个龙骑士?我看这个关系并不大吧,你自已不也是个龙骑士?”



“好了!现在你满意吧!”星辰揉了一下鼻子“哼”了一声:“你满意了,金币佣兵团成功被你们给拖下了水,你不想说为什么,那我也不多问了,反正现在得罪了诺顿家族,看来也只有被你们牵连着鼻子走了,既然这样,你该让我知道些事情吧!”



星辰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这次陛下平白无故给我砸了这么大一块馅饼,这饼是他扔的,但应该是你做的吧!”这些天星辰曾详细问了白羽当时的情况,白羽十分肯定自已那一剑绝不是有意杀斯帕克的,如果说是他杀死的斯帕克还不如说是斯帕克主动凑上来寻死的,星辰绝对相信白羽的话,既然斯帕克绝对不会主动求死,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当时有时暗中助了白羽一把,或者说是暗中有人将斯帕克送上了白羽的剑下。



星辰很怀疑一个人,那就是唯一幸存的禁卫军鲁克,当时他在斯帕克的身后,事后又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是最可疑的,更何况后来在罗兰殿上他对白羽的指证也不太合理,以鲁克当时的立场应该先沫黑白羽才算正常,就是算有很多人证,鲁克在语言上应该帮诺顿家族说话才对,可事实上却不是这样,鲁克与其说是在指证,倒不如是在替白羽说好话,说的话很公证,一点都没有偏坦诺顿家族的意思,这是绝对不应该的。更重要的是自从罗兰殿指证完白羽以后,鲁克竟然失踪了,做为禁卫军罗兰大帝并没有定他的罪,他应该回皇城才对,但他没有,就这样失踪了。



按照星辰的猜想,这件事虽然是斯帕克先挑起来的,当时在场的鲁克可是煸了不少风点了不少火,说不定当时在斯帕克身后的鲁克暗算了斯帕克,所以斯帕克才会……如果是斯帕克主动求死的话,脸上不会出现那么吃惊的表情。



“馅饼?什么馅饼!”岳关山大公一楞,转瞬就明白了星辰的意思:“哈哈,你的想像力还真丰富!”也不知道是指馅饼,还是指星辰的推断。



忽然外面一阵大乱,紧接着步非烟在门外叫道:“团长!那些刺客全都死了。”



什么!几十名行刺岳关山大公的刺客都死了?外面不是有金币佣兵团的人看着他们吗?怎么会死了?这可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岳关山大公明显也是一楞,星辰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岳关山大公最后一咬牙道:“我不管你们为什么会选中我,我和他也讲过,我再次声明一下,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佣兵,虽然我很同情某些人。但是金币佣兵团是我的全部,金币佣兵团的每一个佣兵都是我的兄弟,不管是谁如果有人敢伤害金币佣兵团,我星辰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他,包括罗—兰—帝—国!”



星辰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看岳关山大公,留下岳关山大公一个人发呆来到门外,门外地上躺着一排尸体,正是刚才行刺岳关山大公的刺客,嘴角都带着血。



“团长!他……他们是咬舌自尽的,对不起团长,我…。”步非烟看到星辰出来,感觉有点对不起星辰。



星辰眉头紧锁看着地上的尸体若有所思,每一个人都是咬舌自尽的,同一时间咬舌自尽,负责看守的佣兵和禁卫军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令人奇怪的是他们都面带笑容,一种解脱的笑容,这种笑容很熟悉,星辰隐隐约约感觉到抓住了什么。



对了!就是这种笑容,当时在武穆关巴格达死的时候也是带着这种笑容,只不过他是上吊自杀,这些太监和宫女是咬舌自杀。



巴格达是武穆关佣兵工会的会长,这些行刺岳关山大公的是皇宫的太监和宫女,这两者之间难道……。



这一章之所以分成两章,其实是以前发过一章二合一章节,所以发的章节数和底稿差一章,每次上传得改章节数,麻烦,现在改过来,呵呵!订阅的朋友都把花送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