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皇城之战】(三)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七章【皇城之战】(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做为罗兰帝国最大的家族之一,劳伦斯•诺顿早就摸清了魔法大阵的底细,所以丝毫不担心会攻不破皇城。



不过虽然屠龙弩和魔法大阵起不了作用,但城墙上一排的强弩还是对灵兽骑士有很大伤害的,所以他们也不敢过份靠近皇城袭击罗兰大帝。



看到星辰,凯罗,白羽有危险,塔吉斯召出了骨龙加入了战斗,只是他一个人也帮不上太大的忙,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太多了,星辰和凯罗还好一点,有着蓝儿和芭芭拉的保护,情况虽然危急,但暂时还无生命危险,白羽可就危险了,不一会身上就带了伤。



星辰和凯罗急忙把白羽保护在中间,减轻白羽的压力,劳伦斯•诺顿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出来了,白羽的实力最弱,指挥灵兽骑士全力攻击白羽,白羽马上就险像环生,这还是靠星辰和凯罗的保护,要不然早就死于乱军之中了。



星辰和凯罗也不好受,蓝儿和芭芭拉身上也受了一些伤,不过对于他们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即便是星辰体内有蓝儿的本源力,这么高强度的施发魔法,也渐渐有些吃不消了,虽然他每一次施发魔法都能击落一名灵兽骑士,但灵兽骑士太多了,也渐渐感到魔法力有些不支了,只好将剩下的魔法力给白羽和凯罗加持了几道防护魔法,放弃了再用魔法攻击,提起了无名龙枪。



不行!再这样下去,绝对会死在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群中,星辰大喝一声:“撤!”



“•#¥%%……冰枪之林!”



一个范围魔法几乎耗尽了星辰的魔法力,蓝儿喷出几口龙息清开围住他们的灵兽骑士,向皇城退去,老年哈伯早就准备好了,一声令下:“放!”



皇城城墙上的强弩“刷刷!”一排弩箭射了出去,几名灵兽骑士没有躲开掉了下去。



“给我杀!冲!谁能杀死金币佣兵团的任何一个人,奖励一万金币!杀死团长一级的奖励五十万金币”劳伦斯•诺顿可是恨透了金币佣兵团,他可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皇城城墙上的强弩虽然对灵兽骑士的伤害很大,但射完一轮后下一轮装弩箭的时间足够灵兽骑士冲到皇城城墙上方,这时这些弩箭就没有多大用了。



这些灵兽骑士都是诺顿家族的精英,自然知道这个道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今天不能助二皇子亚文坐上罗兰大帝的宝座,他们以后也活不成,个个像不要命了一样向皇城冲去。



同时兰斯诺带的帝都守备师早就做好了攻城的准备,攻城车,云梯纷纷架在了皇城城墙上,从空中,地面上双重进攻。



城墙上的强弩刚发射完第二轮,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群就几乎冲到了城墙上空,这些强弩已经失去了作用,罗兰大帝和太子殿下亚瑟早在凌云等人的保护下退进了城楼,老年哈伯如今名符其实真正成了一名将军。



虽然他没有料到诺顿家族会有这么多的灵兽骑士,不过他也做好了防范准备。



这一次海克少年算是立下了大功,一百多名海克少年在城墙上面对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大军,丝毫不惧,说实话,这种场面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当初在海克村,面对魔兽的数量比这多多了,这些魔兽中会飞的飞行魔兽也不在少数,步非烟和步非尘现在完全成了老年哈伯的下属,在灵兽骑士出现以后就防备到了这一点,做好了准备。



城墙上的强弩刚才并没有一次性全部射出去,懂打仗的人都知道,弓箭手一般情况下都是分为几轮,前面一轮射完,退后第二轮上,然后是第三轮,等第三轮射完,第一轮的弓箭手都又准备好了,交叉替换,可以连绵不断射出箭网。



这个法子还是海克少年想出来的,城墙上的一排强弩,刚才发射弩箭的都是从左至右双数的,而单数都还没有发射,单数强弩上的弩箭和一般的可不同,每两架强弩为一组,放好的弩箭箭尖上绑着一张网,网不大,也就只有不到三米宽,不过长有六米左右,每一组两架强弩的距离刚好和网的宽度差不多。



就在灵兽骑士群快要冲到城墙墙头上空时,老年哈伯一声令下,皇城城墙上一排强弩仰空射了出去,并没有瞄准灵兽骑士,而是射在他们前面,海克少年之间的默契经过长时间的战斗,配合的非常好,虽然没有很准的计时工具,但两名海克年同时发射两架强弩,几乎不分先后。



在海克村时,由于海克少年的实力都比较弱,对付会飞行的魔兽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些飞行魔兽对他们的伤害最大。渐渐就摸索出了一些经验,令海克少年每两人一组,在箭头上绑上这种网,同时发箭,只要网缠住空中的飞行魔兽,魔兽的双翅就无法张开,也就不能再继续飞行,就会掉下来,虽然成功率不高,但多少也令这些飞行魔兽有些忌惮。



皇城城墙上突然升起一张巨网,其实是由几十张网组成的,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群早就被巨额的奖励冲昏了头脑,也根本就想不到强弩竟然还能这样用,在空中飞行刹住身形可和陆地上不一样,再加上灵兽骑士冲刺的惯性,根本就收势不住,前面一排灵兽骑士一头就撞到了网上。



这些网可不是普通鱼网,这些都是海克少年用魔兽筋经过特殊处理制成的,在网丝上还装有无数个倒勾,被网缠住的灵兽,马上就被倒钩钩住了,经过特殊处理的魔兽筋是非常结实的,就是普通的刀剑一下都不一定能砍断,更何况这些灵兽骑士惯用的都是骑士长枪,被网缠住后也来不及拨刀剑。



前面的一排灵兽骑士个个像是被活捆的粽子,由于惯性飞进皇城落了下去,即使有的没有摔死,也被在下面守着的禁卫军一枪刺死,后面的灵兽骑士急忙升空,向后退去。



这也是劳伦斯•诺顿太心急了,急着杀死白羽,命令灵兽骑士拼命往前冲,如果不这么心急,先令灵兽骑士飞到一定的高度,或许就能躲过这一劫,不过这样以来灵兽骑士便失去了冲刺力,如果在皇城中央降落凭这些灵兽骑士也不能占领皇城。



劳伦斯•诺顿就是想凭借空中的优势为下面的帝都守备师消灭皇城城墙上的力量,帮助普通的士兵打开皇城的防御。



只这一次便有三十多名灵兽骑士死在海克少年的手下,不过海克少年的这一招虽然有效,但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先不说灵兽骑士会不会上当,就是时间上也来不及,劳伦斯•诺顿虽然心疼自已的灵兽骑士,但也看出来了,又一次下令进攻。



突然。



皇城内传来一声龙呤,皇城中急速升起一头龙,龙背上骑着一名龙骑士,正是武穆家族的族长岳关山大公,在岳关山大公身后朵朵白云升起,这些白云竟然是灵兽骑士。



这些灵兽骑士每名身上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连皮凯都没有,衣服的胸前竟然都带着一个大大的黑字“犯”,岳关山大公带领的这群灵兽骑士竟然都是身着囚衣的犯人。



啊!身在高空中的劳伦斯•诺顿看得清清楚楚,这些身着囚衣的犯人灵兽骑士不就是被罗兰大帝贬为奴隶的原武穆关守军的中高级将领吗?怎么会出现在皇城?



岳关山大公带领着武穆关的中高级将领很快就来到了皇城城墙上空,白云和黑云撞在了一起,虽然岳关山带领的这群灵兽骑士只有五十名不到,但他们的实力可比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的实力强太多了,这些武穆关的中高级将领,论个人实力那可是武穆家族中的强者,虽不能说个个能独挡一面,但也不是诺顿家族这些普通灵兽骑士能相比的。



虽然人数上有差距,但质量上足以弥补数量上的不足。牢牢守住了皇城的上空,诺顿家族空中的优势已不复存在。



“哈哈!劳伦斯!你可想到今天?”岳关山大公脸上早已没了往日颓废的表情。



“不可能!你…你不是被关押起来了?怎么…还有他们…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皇城?他们不是被眨为奴隶了吗?”劳伦斯•诺顿睁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事实。



“这个由朕来回答你吧!”罗兰大帝缓缓走出了城楼,凌云带着海克少年紧紧护在罗兰大帝身前。



罗兰大帝冷笑一声:“老候爵!你想不到吧!别以为你和亚文的勾结朕不知道,哼!早在一年多前朕就知道了你们联合陷害武穆家族,这些都是帝国的栋梁,朕怎么会舍得眨他们为奴隶呢?”



什么?罗兰大帝一年多前就知道了是自已和二皇子亚文在陷害武穆家族?劳伦斯•诺顿可没听到罗兰大帝和二皇子亚文的对话,虽然不知道太子殿下亚瑟为什么会复活,但绝对不认为罗兰大帝会在一年多前就知道了事情了真相,如果他真的知道为什么还杀了武穆家族三百九十四口族人?软禁岳关山大公一年多?将武穆家族在武穆关的势力全部连根拨起?他当然不明白罗兰大帝的帝王之心。



“不可能?不可能?”劳伦斯•诺顿像二皇子亚文一样根本就不相信。



罗兰大帝双手一背道:“哼!朕果然没有猜错,你们果然和光明教廷勾结,竟然敢谋权篡位,那边那个穿红衣服的就是光明教廷的什么大主教吧!控制岳雪原伯爵意图杀死朕的太子,武穆关令巴格达自杀,两个月前在皇城控制太监和宫女行刺岳关山大公,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吧!”



劳伦斯•诺顿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已的耳朵,什么?罗兰大帝怎么全知道了?不可能?劳伦斯•诺顿张开了大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罗兰大帝厉声道:“朕在一年多前就知道你有异心,今天果不出所料,竟敢公然造反,哼!你就不怕诛九族吗?”



劳伦斯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终于知道罗兰大帝不是在说谎,这五十名灵兽骑士有不少是他认识的,甚至还是他派人把他们抓回来的,后来交给罗兰大帝后,罗兰大帝将他们发配到一个秘密的地方眨为奴隶,原来这一切都是罗兰大帝在给他和二皇子做戏,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两个多月前罗兰大帝为什么会如此坦护金币佣兵团,原来是早有预谋,只觉得两眼发黑,心口发闷,喉咙发甜,“哇”地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怪不得…怪不得你不杀岳关山,怪不得你不让兰斯诺围剿岳家族的五千黑骑,怪不得你会强此坦护金币佣兵团,怪不得……”劳伦斯•诺顿再一次喷出了一口鲜血,太多的怪不得了,险些没用哈姆雷特身上摔下来。



“你一早就知道阿骨打是太子亚瑟?不是岳凌风对不对?怪不得我的暗黑曼陀罗解药没有用,怪不得岳关山你这个老贼当时那么镇定……”劳伦斯•诺顿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哈哈!劳伦斯,你也有今天!你答对了,我早就知道阿骨打不是我的孙子岳凌风,但我并不知道阿骨打就是太子殿下。”岳关山大公终于出了一口恶气。他也对阿骨打原来是太子殿下感到震惊,当时被控制的岳雪原伯爵的确是杀死太子殿下,怎么会变成阿骨打混在金币佣兵团?



“老候爵!”罗兰大帝叹了一口气:“朕对你们诺顿家族这么好,为什么要背叛我?”



继续求鲜花,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