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惊天大秘】(求订阅)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惊天大秘】(求订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赫曼!还不快点劝你儿子,我可是知道你儿子白羽和星辰的关系很好,他可是你的私生子,还有你奥斯,在梅林镇你可是看着星辰长大的,如果不想死的话你让星辰不要再管这件事!否则……”



二皇子亚文两只眼都红了,为了这一天他忍了十几年,绝对不允许星辰破坏他的计划。



皇城广场上,五辆囚车一字排开,五名手持大刀的士兵站在囚车上,只等二皇子亚文一声令下,将会有五颗人头落地。囚车四周五十名弩车将弩箭对准了囚车,囚车上方三十名灵兽骑士在空中盘旋,在这么严密的防范下就是龙骑士也救不走囚车中的人。



赫曼全身是血,两只眼几乎已经睁不开了,星辰和白羽的大名早就传到了科比城,为此他还专程去了一趟梅林镇接奥斯到城主府庆祝了一翻,龙骑士,星辰竟然是龙骑士,梅林镇竟然出现了一名龙骑士,七级灵兽骑士星巴克这才明白当初九级魔兽凯米拉为什么会被星辰吓跑,蓝儿那个小屁孩竟然是强大的龙族,九级魔兽早然在他们面前很强大,但在龙族面前只是低贱的魔兽,怪不得星辰那么有把握。



更没想到的是星辰,白羽组建的金币佣兵团短短半年就晋升为九级佣兵团,而且还和大陆第一神级红胡子佣兵团结为平等联盟佣兵团。



奥斯最吃惊,他可是看着星辰长大的,法兰西,哈克尔更是不敢相信,十七岁的高级魔法师,十七岁的高级武者,十七岁的龙骑士。



没过多久,从帝都就下了一张调令,说科比城城主赫曼,梅林镇镇长奥斯保卫梅林镇有功,召他们全家进帝都接受封赐,调令是真的,绝不会有假,赫曼也没怀疑,通知了奥斯带着哈克尔,法兰西,城主夫人梅里斯来到了帝都。



他们来的时候,星辰还在武穆关,一来到帝都便被二皇子给软禁了起来,一直没机会见到老年哈伯,直到后来白羽杀死了斯帕克,他们马上就被囚禁了起来,要不是二皇子亚文的阻止,报仇心切的劳伦斯早就杀了他们了,也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星辰。



到现在赫曼才明白原来二皇子是用他们来要胁星辰和白羽,这些天劳伦斯•诺顿几乎用尽了一切办法折磨他们,更是专门派了一个光明教廷的牧师帮他们疗伤,每次都在他们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又将他们救过来继续折磨,从劳伦斯•诺顿的话语里知道白羽杀了斯帕克,赫曼就知道这次凶多吉少了,自杀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其实他早就料到了这一天,他不后悔,自从他悄悄传出白羽是他的私生子的传言那一天起,他就料到了,白羽的真实身份谁都不知道,连梅里斯他都没敢说,没想到最后还是害了梅里斯和法兰西,连奥斯都连累上了。



赫曼扭头看了看梅里斯,泪水带着血水从眼中流了下来。“夫人!我对不起你,其实白羽他……。”



梅里斯身上的伤相对赫曼来说稍为轻一点,五个人当中只有她没有一点武技,她受的折磨最少,即使这样,一个弱女子也承受不住,两只眼微微张开,有气无力道:“老爷,我恨白羽,不是恨他是你的私生子,我是恨他这么不懂事,惹下这么大的祸,我……。”



赫曼嘴角上的鲜血“滴嗒滴嗒!”滴在囚车上的木笼上,说道:“夫人!其实,白羽他并不是我的私生子,咳咳……。”



“什么?白羽他不是老爷的……。”梅里斯使劲睁大了双眼。



“父亲!白羽他不是您的…我的弟弟?”法兰西的一只眼都瞎了,劳伦斯•诺顿当着赫曼的面咬着牙说你赫曼的儿子杀了我的儿子,我就要让你也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亲手挖了法兰西的一只眼珠子,法兰西也的确是一个坚强的人,特别是在知道白羽有可能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之后,一点也不记恨白羽,要不是白羽他早就没命了,如今听到父亲说白羽不是他的弟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



赫曼说道:“对!白羽并不是我的儿子,这是谣言,这谣言还是我派人传出去的。”



“啊!啊!”



这下梅里斯和法兰西更加不明白赫曼说什么了。



“那白羽怎么有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和法兰西刚好配成一对的玉佩?”



赫曼继续道:“不错,那玉佩是真的,二十多年前有位恩人救了我一命,当时我无以报答,就将玉佩送给了那个人,但那个恩人和我们的身份相差太大,我不想再接受他们的帮助,所以从没有在你们面前提起过他,而且凭他的身份也不需要我的回报,一年多前我们的那位恩人不幸……咳咳,后来白羽带着玉佩来到科比城,虽然我从没见过白羽,但凭那块玉佩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我的恩人的儿子,白羽这个名字还是我给他起的……。”



啊!



梅里斯这才明白,为什么自从白羽来到科比城之后,赫曼对他比对法兰西还要好,可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赫曼故意让别人误认白羽是他的私生子。



“老爷,你为什么……。”



“父亲!那你为什么”



赫曼知道梅里斯和法兰西想问什么,继续说道:“因为当时白羽来到科比城的时候,他是帝国的通辑犯,他不能暴露身份,所以我……但我不后悔,没有那位恩人,也就没有我,我们这个家,我不后悔!”



“我—不—后—悔!”赫曼强忍着巨痛大声喊道:“亚文!你错了,哈哈…天算不如人算,想用我来要胁白羽,星辰,你办不到,因为白羽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哈哈,你没想到到吧!”赫曼知道绝对不能让二皇子亚文拿自已来威胁白羽和星辰,以前因为他的身份太低,没法回报恩人,现在正是他回报恩人的时候。



“夫人!法兰西!”赫曼说道:“对不起!现在是我们回报恩人的时候了,你知道吗?救我的恩人,正是一年前死去的岳雪原岳伯爵,白羽不是我的私生子,而是岳伯爵的独生子,岳—凌—风!”



“哈哈!”赫曼仰头大笑:“亚文,你想不到吧!白羽就是你要通辑的岳凌风,你想用我来威胁武穆家族你认为可能吗?



“凌风!不要管我,我终于能大声喊你的名字了,凌风,你要为你父亲报仇!不要管我!哈哈…呜呜……”赫曼不知是哭还是笑,声音撕心裂肺,震动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弦。



什么!



金币佣兵团的第二副团长白羽就是武穆家族岳伯爵的独生子岳凌风?二皇子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白羽竟然就是帝国的通辑犯岳凌风。



“岳—凌—风!啊!呀呀!……”劳伦斯•诺顿差点没从哈姆雷特背上摔下来。



星辰也险些从蓝儿背上掉下去,我靠!白羽竟然是岳凌风,怪不得岳关山大公在地牢里对自已说过,从金币佣兵团建团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了和武穆家族的命运绑在了一起,星辰是怀疑过白羽的身份,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白羽就是岳凌风,原来他一直认为阿骨打是岳凌风,没想到他一直都猜错了,白羽才是真正的岳凌风。



怪不得两个多月前在罗兰殿岳关山大公如此镇定,丝毫不担心阿骨打的身份会暴露,怪不得他给自已那张小纸条,原来他早就知道白羽才是他的孙子。



谁也没有想到,除了罗兰大帝和岳关山大公谁也没有想到白羽才是岳凌风,白羽脸上的魔神面具是武穆家族的家传之物,自金币佣兵团来到帝都,岳关山大公和罗兰大帝就知道了白羽的身份。



白羽,不对现在应该叫岳凌风,从此再也没有白羽这个人,有的只是武穆家族的少将军“残缺魔神”岳凌风。



身份已经暴光了,岳凌风自不用再带那个魔神面具,从面上摘了下来,两只眼早就红了,“赫曼叔叔,风儿对不起你,不!你也是我的父亲,你永远都是我的父亲!”



岳凌风的那张美丽的像女孩子的脸渐渐扭曲起来,在听到赫曼的最后一句话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已了,带动灵兽像一根黑色的箭射向广场上的囚车。



“白…小心!”星辰一把没拉住,一时之间还改不了口。



“小风!危险!快回来!”岳关山大惊带动坐骑龙克拉斯波紧接着冲了下去。



“少将军!小心!”数十名武穆家族的灵兽骑士,像一道道白涟从城头飞了下去,武穆家族如今只剩下岳凌风这一根独苗,岳凌风十几岁就带着他们和白云城的兀术金大战数次,从未败过,在武穆关岳家军的心中岳凌风的威望甚至超过了岳雪原伯爵。



“凌风!快回去!快!”赫曼的怒睁着双眼,声音都喊哑了,囚车四周可是有五十名弩手,空中还有几十名灵兽骑士,根本就不可能把他们救出去。



岳凌风还未飞到囚车上方便被空中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给拦下了,数十杆骑士长枪刺向岳凌风,岳凌风仰面倒在灵兽背上,射过这一轮攻击,也不还手找准空隙想要冲下去救赫曼,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死死地缠住岳凌风,不要说救人了,就是他自已也危险无比。



劳伦斯•诺顿带动哈姆雷特拦住了岳关山大公,丝毫不给他们救人的机会,广场上的弩手和弓手对准了空中想要救人的武穆家族将士射去,只一轮便有五名武穆家族的灵兽骑士掉了下去,灵兽身上插满了箭,像只刺猬。



原本二皇子亚文听到赫曼说白羽不是他的儿子,而是武穆家族的少将军岳凌风,以为威胁白羽和星辰的计策要落空,看到岳凌风不要命似的想救赫曼出去,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即使威胁不成,以赫曼为饵诱杀星辰和岳凌风,甚至岳关山大公还是有可能的。



“奥斯叔叔!哈克尔!”星辰也急了,刚才一时间被白羽是岳凌风的消息惊呆了,等反应过来也冲了上去。



“不好!”老年哈伯惊呼一声,不管在什么时候老年哈伯都是表现最冷静,虽然吃惊白羽就是岳凌风,蛤他并没有慌乱,星辰,岳凌风如果不下去救人,可能赫曼,奥斯他们还不会出事,囚车离皇城城墙太远了,城墙上的弩根本就射不到,而囚车全在诺顿家族的弩手和弓手的射程之内,这么多的弩手,弓手就是龙骑士也没办法靠近囚车,更不要说救人了。



岳凌风在空中险像环生,被诺顿家族的灵兽骑士缠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囚车,情急的岳凌风突然纵身从灵兽背上跳了起来,一枪贯穿一名灵兽骑士的前胸,身体迅速贴了上去。



“刷刷!扑扑!”几支箭羽射在死去的灵兽骑士背上,岳凌风深吸一口气抱着灵兽骑士从空中掉了下去,在离地还有十米高时右脚用力一踩灵兽骑士,顺势抽出骑士长枪,身体下落的速度骤然减缓,左袖子在身上舞得密不透风形成一个防护网,挡住从地面射来的箭羽,但还是有一支箭穿过岳凌风的防护网一箭射穿了岳凌风的左肋。



岳凌风眉头一皱,骑士长枪掷向地面,坚硬的大理石地面像豆腐一样被骑士长枪一枪扎了进去有四寸多深,借着反作用力身体下降的速度又减缓了一些,紧接着右脚在扎在地上的骑士长枪枪尾上一点,岳凌风像一只黑鹰向囚车射去,在空中就抽出了腰上的软剑,不偏不斜正好落在关押赫曼的囚车上,手起剑落,砍在看守赫曼士兵的脖子上,可怜这名士兵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脑袋就和身体分了家。



第二卷的大高潮,白羽的身份终于揭开了,请大家继续支的持,有谁猜到阿骨打和白羽身份的,呵呵,想和我聊聊书中的情节的就请加群18986355 我们一起讨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