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龙语法师

创世神真的会造人吗?龙语是龙的专利吗?答案:不是。圣级魔法很厉害吗?一个九级...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雪血友情】(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八章【雪血友情】(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翼天使带着死神的气息一步一步逼近众人,海克少年护着星辰缓缓后退,远处的罗兰大帝闭上了眼睛,心底仅有的一丝希望完全破灭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计谋如同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不堪一击,现在就只凭六翼天使一个人就能全灭了他们。



“杀!”



六翼天使动了,大剑轻轻一挥便有两名海克少年的鲜血洒在城头。



“都退下!你们只是小佣兵,记住!不要做无畏的送死?去他妈!狗屁骑士精神,都给我退下,这是命令!”



星辰的声音都喊哑了,看着海克少年一个接一个死在六翼天使的剑下,虽然星辰没有受伤,但他的心在滴血,这些都只是为了一口饭而徘徊在死神边缘的佣兵,自已连累了他们,自已只不过一个月给他们一点点只能够维持生活的金币,却要他们用生命来偿还,这对他们公平吗?



“都给我退下!这是我的命令…我宣布,金币佣兵团解散……”



星辰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最后一句几乎没人能够听见,没有一个人回答星辰,他们用行动表达了他们现在心中的想法,没有一个人逃跑,对海克小年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他们见到的死亡太多了,有点甚至就是在死亡中诞生的。



远处越来越多的海克少年和小佣兵跑了过来,但他们离得太远了,即使他们跑过来也没有什么用,连领域强者都不敌,更何况是他们,他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只不过是来送死而已,明知是死他们还要来,因为前面有他们的兄弟,有他们的团长……



只有几息的时间,星辰面前二十多名海克少年和小佣兵,便都死在了六翼天使的剑下,六翼天使火红的大剑更加鲜艳了,附近的雪都变成了红色,现在星辰面前只剩下,老年哈伯,岳凌风,法兰西,哈克尔。



远处的凌云,步非烟,步非尘兄弟抛下了罗兰大帝正往城头赶。



一团黑雾将星辰等人笼罩在内,岳凌风不得已又一次穿上了沥泉魔神甲,可惜他现在也不比星辰强到哪里去,踉跄着脚步挡在星辰前面:“对—不—起!我—害—了—大—家”



岳凌风在心中比星辰还要内疚,因为造成这一切的是他的爷爷,如果不是他加入金币佣兵团,星辰和金币佣兵团也不会卷进这场政变中,就像星辰说的,他们只是佣兵,他们不是军人,现在也不是外敌入侵,只是内部政变,为什么要他们的鲜血来承担,造成现在的状况都是因为他。



“对—不—起!”



岳凌风说完这三个字,手中的沥泉魔神枪化为一把黑色的沥泉魔神剑,用尽最后的力气冲向六翼天使,他没有一丝希望杀死六翼天使,他只想死在星辰前面,可惜他还有个秘密想对星辰说,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就让他用他的鲜血来给星辰和金币佣兵团做个交待吧!魔神面具在冲过去的一刹那竟然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是的,是解脱的微笑,像一朵将要盛开的罗兰花,他终于要解脱了,他累了,他身上的包袱太重了,他想休息了,多么可敬的人啊!他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对星辰亲口说出那三个字,就让家族,误会,和痛苦都去见鬼去吧!



“是他,就是他,就是他第一个杀死了自已要保护的人,六翼天使这才发现原来岳凌风就是刚才的黑色神秘天使,难道他是随落天使?杀死我要保护的人,就是对我的挑战,好吧!敢挑战高贵天使的尊严,好吧!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去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六翼天使面对岳凌风这毫无威胁力的一剑,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的冷笑,岳凌风刺过来的这一剑,不要说是相当于黄金领域级别实力的六翼天使,就是一个普通强者也能躲过去,六翼天使带着冷酷的微笑两根手指夹住了岳凌风的剑。



“黑暗啊!您侮辱了圣洁的天使,接受神的审判吧!”



六翼天使一剑刺穿了岳凌风的右腿,这一剑只是普通的一剑,他要让岳凌风一点一点的死去,绝不能便宜了他。



左手一松,岳凌风摔到在地上,腿上射出来的鲜血将周围的雪地染的更加鲜艳了,像是遍地的樱花,鲜艳的“樱花”见证着眼前的一切。



“风!”



星辰喊出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你这个骗子!快滚!我恨你,你就是死在我前面,我也恨你!快滚!”



法兰西和哈克尔把星辰交给老年哈伯,扑了上来,对于这两名普通低贱的人类,六翼天使现在根本就懒得理,轻轻一挥手,两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从城头上飞了出去。



岳凌风回头看了星辰一眼,眼神里包含了很多意思,可是他知道星辰是看不明白的。



“再见吧!我的兄弟!再见吧!我的朋友!再见吧我的……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岳凌风笑了,因为星辰虽然是在骂他,虽然让他滚,虽然说恨他,但他明白其实星辰一直都没有恨他,既然得到了他的谅解,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痛苦与快乐并存,误解和幸福同在,好吧!朋友们!再见吧!



岳凌风很艰难地站了起来:“来吧!鸟人!你害怕了吗?怎么不敢杀我?你的剑太没准头了,应该刺向我这里啊!来吧!鸟…鸟人!咳咳……咳”



岳凌风咳出几口鲜血,“呸!”一口鲜血吐在六翼天使的脸上。



“可恶!低贱的人类”大怒的六翼天使一剑刺在岳凌风的左腿上,岳凌风又一次摔在地上。



“风!”



“凌风”



星辰和老年哈伯惊呼一声,老年哈伯朝岳凌风跑去,“恶魔!你为什么不直接杀死他,你这个恶魔”,没有老年哈伯的支撑星辰一个踉跄摔到在地。



岳凌风挣扎了几下没能再一次站起来,老年哈伯跑过去将岳凌风抱在怀中,岳凌风挣扎了一下:“哈伯爷爷,扶—我—起—来!”



岳凌风在老年哈伯的帮助下,又一次站在了六翼天使的面前。



“鸟—人!来吧!再给我来一下,你这只人不人,鸟不鸟的鸟人,你的剑法太差了!”



岳凌风嘲笑道,脚下的雪被鲜血融化了。岳凌风扭头看了一下老年哈伯:“哈伯爷爷!对不起,我连累了金币佣兵团!爷爷!你能原谅我吗?”



“我的孩子!”老年哈伯老泪纵横,“你不要再说了,爷爷原谅你,星辰也没有怪你,孩子,不是你的错,爷爷明白。你休息一下吧!爷爷和星辰等一下就来陪你,你们将来还是好兄弟。



“恶魔!你这恶魔!快来杀死我们吧!”



老年哈伯的白胡子被岳凌风的鲜血染成了红胡子,两个人站在寒风中像一对相依为命的爷孙俩,正在等待死神的降临。



“痛苦吧!你们越痛苦,我就越兴奋。”愤怒的六翼天使已经失去了理智,看着眼前低贱的人类所谓的兄弟之情,让他们白白来送死,六翼天使心里就是一阵兴奋,在他们神界的天使观念中,是可以投降的,如果敌人太强大,他们有权利选择投降,并且还不影响自已的声誉,如果眼前的人类投降,他是不可以杀死投降的敌人的,低贱的人类真傻,怪不得是低贱的种族。



远处的二皇子亚文笑了,只要杀死星辰,其他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好吧!充满黑暗的灵魂!做为高贵的天使接受你们的请求,满足你们的愿望!就用你们的鲜血来洗刷你们黑暗的灵魂吧!”



六翼天使挺起了手中的大剑,轻轻往前面一递,刺向岳凌风的心口,这一剑的速度并不快,越是这样越能让敌人感到恐惧。



死神的气息离岳凌风越来越近,远处的罗兰大帝和太子亚瑟睁大了眼睛了,已经快跑到城头的海克少年和小佣兵们,突然停止了,忽又像发疯了一样疯狂冲了上去。



岳凌风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六翼天使,没有一点的害怕,仿费在嘲弄六翼天使,六翼天使的眼睛都快喷出火了,可恶低贱的人类,到现在还不感到害怕,为什么!难道传说中人类的爱,人类的情,真的能超越死亡的恐惧吗?他不了解,他真的想不通。



星辰从摔到在地的那一刻,就开始往前爬:“风!我不准你死在我前面,我不需要你给我交待,我以团长的名义命令你不准死在我前面!”



从岳凌风的瞳孔中看到六翼天使的大剑越来越大,突然老年哈伯大喝一声:“星辰快原谅凌风吧!”老年哈伯转身抱住了岳凌风挡在了岳凌风的前面。



“爷爷!”岳凌风大惊,想要把老年哈伯的身体扳回去,怎奈现在的他还没有老年哈伯的力气大,老年哈伯像一尊石像稳稳地挡在岳凌风的面前。



“哈伯爷爷!”



星辰眼睁睁地看着六翼天使的大剑的剑尖已经刺进了老年哈伯的后心,只要再往前前进一分,老年哈伯便会死在六翼天使的剑下。



海克少年和小佣兵们已经冲上了城头,哭喊着向六翼天使冲去,他们能救得了老年哈伯吗?



突然间,寒风消失了,周围一片寂静,海克少年和小佣兵不动了,就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静止,完全的静止。



幻觉吗?